黍离

《Fantasty—醉里红》精修版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手里,在心里默默倒计时,3,2,1!随着爆炸声,隐藏在暗处的黄少天跳了出来,冰雨直指那首领的心脏,徐景熙则在郑轩的掩护下赶往指定地点
   到了地方,两人却发现所有接应的人都到在血泊之中,徐景司也不见踪影,正在二人疑惑的时候,一颗流弹飞来,擦着郑轩的脸滑过,郑轩心里大叫不好,拉着徐景熙躲到暗处“怎么回事?你师弟你?”郑轩喘着粗气,而两人背后的枪声也愈来愈近
   徐景熙摇摇头,满脸的担忧让郑轩有些嫉妒,但此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郑轩架着枪林弹雨冲外面一阵盲扫,徐景熙皱着眉,撑起身子对郑轩说“你掩护我,我去解决!”
    “不行!”
    “郑轩,敌暗我明,若不如此,我们都没命!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说着,徐景熙已经冲了出去,一根根银针从徐景熙手中脱落,精准的刺入敌人的脖颈,随着敌人一个个的倒下,徐景熙也因为负荷太大行动愈发迟缓,此时,耳机里突然传来黄少天的惊呼
    “徐景司!你竟然就是首领!”
     徐景熙一下子呆住了,当场怔在原地,脑内一篇嗡嗡声,腿一软,倒在地上,眼瞅着一人向徐景熙冲去,郑轩从暗处奔了出来,匕首一击刺入来人的咽喉,来人直挺挺的倒下,郑轩拖着徐景熙回到暗处,此时的徐景熙还没回过神,他看着郑轩“不可能的,景司怎么会是幽灵首领,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少天弄错……”
      可耳机再次传来的声音让徐景熙死了心,徐景司清晰的声音传来“一群白痴,现在才知道?晚了”
        此时黄少天见敌众我寡,一边骂,一边腿,宋晓的及时掩护也让黄少天顺利脱离,徐景司冷哼一声,制止了想去追击的下属“我今日的目标不是他,就暂且饶他一命,今晚,郑轩,必须死!”徐景司挥了挥衣袖,向郑轩二人所在地走去
        徐景司到时,郑徐二人正将最后一个人杀死,徐景司拍手称赞“不错,竟能以二敌百”
       徐景熙看到徐景司,气的发抖“徐景司!你怎么……怎么……”
        “怎么会是幽灵首领?我的好师兄啊,是你太天真,多少次我以为已经暴露身份了,你却毫无察觉,看看,多么天真”
         “混账!鬼医祖训从未教你如此,医者医人,不是杀人!”   
        “害人?师兄,自古以来只有一理,成王败寇,纵使我有千万不对,只要我为王,天下就只会臣服于我,称赞我,这道理你也不知?”说着徐景司敛去了笑脸,命手下退下,挽起袖子“师兄,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你却一点也不珍惜,看来我只有在你面前亲手杀了郑轩,才能让你好好听话了”说着,徐景司的手下死死按住徐景熙,徐景司冷笑这向郑轩冲去,招招尽是向致命处刺去,郑轩刚刚击退敌人,体力不支,明显处于下风,就在徐景司的银针要刺入郑轩命穴时,徐景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束缚,挡在郑轩面前,“景熙!”一口鲜血从徐景熙口中咳出,徐景熙抹去嘴角的血,拔掉了自己和郑轩的耳机,看着徐景司,喘了片刻说到“徐景司,你不就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吗,如果你杀了郑轩,我就会立刻死在你面前,及时死不了,我也绝不会跟你一起走,我绝对会逃离你!”徐景熙死死护住郑轩,瞪着徐景司,看出徐景司有些犹豫,徐景熙接着说道“若你放了郑轩,以后不在伤他,我就跟你走,一辈子跟着你,服从你的命令,如何?”说着徐景熙将身上嘴后一根银针刺入郑轩颈部,郑轩张着嘴,想说什么,却还未出声,就晕了过去,昏迷前,他清楚地听到徐景司说“好!”
      “我要看着你把他送回蓝雨!”
      徐景司有些不悦,但看着徐景熙坚定的目光和浑身的伤口,还是心软了,命人将郑轩送回蓝雨,自己和徐景熙在后面跟着,徐景熙知道徐景司的人都撤离,蓝雨众人也回来了,紧绷的身体才松弛下来,过度劳累让徐景熙眼前一黑,倒在身后徐景司怀里,徐景司抱着徐景熙,贪婪的闻着徐景熙身上的气味,笑了
      “师兄,你终于……是我的了”





艾玛 累死了,希望这次好一点,碎觉碎觉

《Fantasty—醉里红》大纲版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随着喻文州的一声令下,徐景熙挣开了身后的绳索,黄少天从暗处跳了出来,冰雨直指眼前的幽灵首领,徐景司徐景熙二人在郑轩的掩护下逃了出来,当三人接近指定地点时,爆炸声突然响起“卧倒!”郑轩大喊一声,将徐景熙死死护在身下,而他们刚刚经过的地方,被炸出了一个大坑,徐景熙还没来得及感叹幸运,就发现徐景司……不见了

“景司!”徐景熙慌忙爬起,像四周看去,却发现空无一物,连徐景司的影子也没看到,这时,徐景熙突然扑向郑轩“砰!”子弹狠狠的刺入徐景熙的右肩,郑轩挑起枪林弹雨,正准备瞄准时,一根银针准确无误的刺入偷袭者的眉心,当场毙命。一个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来,来人,正是,徐景司!

“王上,他们应该怎么办?”一个手臂上刺着幽灵图案的人向徐景司恭敬说。

“杀了郑轩,至于我的好师兄~谁敢伤他一根毫毛,下场,跟刚才的人一样!”

“是!王上!”

“徐景司!你……你竟然是……幽灵的首领?”

“好师兄~你太迟钝了,出来我们以外,谁还会蛊术?嗯?”

“混账!”徐景熙气的发抖,冲上前去狠狠的给了徐景司一个耳光“医蛊是用来医人的!那里是你这用法!”

徐景司抓住徐景熙还没收回的手,把他贴到自己脸上,“师兄~你太天真的,哪里的对错,只要我是王!我就是真理!”说着徐景司抬手示意下属,幽灵众人立刻团团围住郑轩,不断的打斗着,正在一人准备开枪时,徐景熙又一次的用尽力气挣脱徐景司,挡在了郑轩面前,本就因为右肩受伤而变得鲜红的白衣,再一次染上血色。可徐景熙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扔死死的护在他面前。

徐景司气的牙痒痒,抬手就杀了刚刚开枪的人“徐景熙!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知好歹,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我!你这么想救他?”徐景司走上前,抬起徐景熙的下颚“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乖乖的呆在我身边,不逃跑,我就扰他一命,怎么样?师兄,你已经没有选择了 ”

郑轩抓住徐景熙不想让他离开“景熙,不可以,我们俩人并肩作战,可以逃出去的,相信我!景熙!”

徐景熙看着郑轩,突然笑了,他挽上郑轩的脖子,像他们热恋时那样,徐景熙在郑轩耳边轻轻的说到“阿轩,没事,睡一觉吧,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说着,一根藏在袖子里的银针精准的刺进了郑轩的脖颈,郑轩张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郑轩临睡前清楚的听到徐景熙冷静的声音

“徐景司,我跟你走,只要你放了他,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很抱歉,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写东西写的很烂,而且写的很少,真的抱歉<(_ _)>,对不起

《Fantast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司啧了一声,转身冲徐景熙叫到“师兄,我要出去玩了,会议你来开!”说完,从窗上跳了出去,不见踪影,“景司!胡闹,回来!”徐景熙这句话对徐景司来说毫无力度,徐景熙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却笑笑“不碍事,正好我们之间熟悉,商讨起来也方便”徐景熙谢过喻文州,继续说道“自师父去世后,景司就越发不知规矩了,我……”
      “你师父,去世了?”郑轩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景熙
      徐景熙眼神暗了暗“师父……三月前过……过……”
      “好了,快进来吧,大家都在等了”喻文州看出徐景熙的伤心,急忙打断话题。门刚开了个小缝,便听到黄少天兴奋的声音“景熙!是不是景熙!没错肯定是你,哎呀好久不见,景熙景熙!”
       徐景熙跟在喻文州身后,进了门看,冲黄少天笑笑,喻文州直接走到会议桌前,开始讲解任务。




       “那么现在大家都清楚了吗,景熙和鬼医作为诱饵,深入敌方,而少天会在暗处保护并突袭,少天得手后由李远接应,景熙和鬼医由郑轩接应,宋晓则替他们打掩护,我会在指挥部跟各位及时指挥,务必保持通讯顺畅。”喻文州手抵着头,面带微笑的说,他扫了在座所有人一眼,看到徐景熙微微皱眉便笑着说“景熙,郑轩是最好的远程,而且你们足够熟悉,相信我,郑轩不会在任务中带入私人感情的。”徐景熙低了低头,没有说话,郑轩则感激的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笑笑“那么,大家都去准备吧”
       “景熙景熙,唉你去哪啊,一起吧,我跟你说我们食堂的……”会议已结束黄少天就拉着要离开的徐景熙喋喋不休。
       “少天,我得去找景司,把具体任务告诉他”徐景熙笑着解释。
        黄少天撅着嘴,嘀嘀咕咕的把徐景熙送到了大门。
         而此时,仍在会议室的喻文州严肃的对郑轩说“阿轩,那个徐景司一定有问题,徐景熙或许是当局者迷,可我觉得他绝不简单!”
       郑轩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望向窗外,看着窗外一片和谐的景色,没有人知道,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至于这场暴风雨持续了多久,就更无人所知了



       





这次是炒鸡短小无聊的一章,但相信我,后面就要开大了,这次也谢谢知秋小天使的催更,爱你哇

下面是广告










插播一条广告,我现在在做微商,高二学生党,第一次尝试,希望锻炼自己,卖美妆,衣服,首饰,希望大家可以帮我扩扩列QQ2696404267,麻烦帮我转发第二条说说,或者微信号wxid_v8w2gf1yzuk922直接找我买东西就行,加微信备注写上我的笔名,就会给你打折哦,不喜欢的小伙伴自动忽略(希望不要掉粉)

   

     
        

   

《Fantast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两年后
蓝雨会议室
        “压力山大,队长,就一个任务,至于来会议室吗,真是”郑轩撅着嘴嘟嘟囔囔毫无形象的瘫在椅子上
         喻文州笑笑道“这次任务的对象就是身上有幽灵纹身的人,隶属于幽灵组织,而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见过他们的领头人,我们最近得到消息,该组织将会在G市进行破坏,此次我们也会有得力的合作伙伴,好了资料已经发了下去,大家先看看,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会议结束后
           郑轩拦住正要离开的喻文州“队长,你还没说合作者是谁啊,要是个行动随意的怎么办,真是压力山大啊”
           喻文州狡猾的笑笑“到时候就知道了”其他成员也皆是笑笑不说话,郑轩挠挠脑袋,也就懒得追问了



第二天
                郑轩懒散的站在喻文州后面,内心已经把喻文州吐槽了无数次了“压力山大,这种事为什么让我来啊,这太阳,晒啊,这人什么来头,这么大阵仗(其实只有郑轩和喻文州而已)哎呦喂,压力山大,想睡觉”郑轩干脆闭了眼,准备站着眯一会儿,嗯?嗯嗯嗯嗯?郑轩慢慢睁开眼,“这是?徐景熙!徐景熙?徐景熙啊啊”,郑轩怔住了,然后内心开始疯狂,郑轩感觉自己如同草泥马一样在雨雪里狂奔,等一下……郑轩突然发觉了一件事,自己好像没有……洗脸啊啊啊啊!内心虽然抓狂,可郑轩表面还是淡定。
          喻文州早就看出郑轩的小心思,却不声张,笑着走上前同徐景熙和徐景司握手寒暄道“许久不见,还要多谢徐先生的救命之恩”
         “少天对我有恩在先,应该的,喻队不用那么客气,叫我景熙就好。哦,对了,这是我师弟徐景司,是现任鬼医,我只是监管者。”
         “令师弟还真是一表人才啊,具体内容,我们就到会议室商讨吧,徐鬼医?请”听闻徐景熙不是鬼医,喻文州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却没有多问,寒暄几句就领着二人去会议室。
       喻文州和徐景司走在前头,郑轩和徐景熙在后面跟着,郑轩身体紧紧绷着,尴尬的气氛弥漫着,倒是徐景熙先开了口“郑轩?好久不见”郑轩听闻更是紧张的差点跌到地上“景……景景熙,你……你你你长头发真好看!”这话说出口后郑轩就后悔了,“啊啊啊啊郑轩,你在说什么啊啊”郑轩有些抓狂,徐景熙还是冷冷清清的只是点了点头,耳朵尖却是红了,喻文州则是抽了抽嘴角,在心里吐槽着。这些表现全都被徐景司抓在眼里,徐景司磨着牙,心里骂到“郑轩!”


超级短小的一趴,正所谓,短小之后必有……| ू•ૅω•́)ᵎᵎᵎ
马上开学了,祝大家开学愉快!我9.2开学你们嘞
        

《Fantast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喻黄单人和cp不打了,就是怂,怕被说🤔










        冥洛把脑袋从篮子里伸出来,使劲晃了晃脖子,从篮子里叼出一张纸,甩到郑轩身上,郑轩慌忙打开纸,徐景熙娟秀的字映入眼里郑轩眨了眨眼才没让眼泪掉出来。
       “师弟景司外出行医,偶然遇见幽灵组织 听得些许内情,奈何孤身一人难敌众多敌手,无奈只得命冥洛暗中跟着,冥洛发现少天中毒,回来禀告,奈何我未亲眼见得,不敢妄下断语,只得命冥洛送来先抑住毒性,我再对症下药,景熙不是恩将仇报之人,少天昔日对我有恩,我所送药材绝无虚假,皆可让蓝雨医师检验,望成全”
       郑轩匆忙的撞开了门“队长!你看!景熙来的信”喻文州飞快的扫了扫信,皱了皱眉,想开口拒绝,这时黄少天虚弱的声音传来“队长……,没事,我信他,反正都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
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捂住了嘴“少天!不许胡说!”黄少天撇撇嘴,这时蓝雨医师缓缓说到“喻队,要不还是试一下?恕我冒昧,情况不会再糟糕了……”“队长……”喻文州别过头,默认了一切,喻文州知道是自己鲁莽了,可是这封信,疑点太多了……
       喻文州喂完黄少天,将他搂在怀里,此时的冥洛跳到了黄少天腹部的伤口上轻啄了一下,啪嗒翅膀就飞走了,郑轩默默的走出去,向冥洛离开的方向望了好久。
      黄少天正在努力的活跃气氛,逗队长开心,喻文州哄着他,眉头却一刻也没有舒展开,黄少天正说的起兴,突然一口黑血咳了出来,整个人立刻昏迷过去,“少天?少天!”  蓝雨医生和郑轩听到声音立即赶了过来,两人就看到了眼前黄少天昏迷不醒的模样,蓝雨医师一惊,走上前查看,半响后,说“这……这是一种古法了,让病人身体器官处于休眠状态,也就是说,此时的病人,不再受病痛控制,在进行治疗……没想到,这法子没有失传”
      在蓝雨医生正感叹的时候,冥洛急急忙忙的飞了过来,冥洛身上的篮子把鸟儿脱的飞不起来,郑轩把冥洛捧在手上,冥洛如释负重的脱下篮子,使劲的甩脖子来缓解酸痛,冥洛瞟了一眼蓝雨医师,把脚腕处的信啄下,放到医生手上,郑轩偷偷看了一眼,信上的字与当初无异,只是潦草了些,可是信上的东西确实一点不少,怎么针灸逼毒,穴位在哪里,解药制法,伤后怎么保养更是明明白白。蓝雨医师看了几眼便连招呼也不打,匆匆准备去了。
      3小时后,蓝雨医生走了出来,松了口气“喻队,没事了,不必担心,这位来信者,可真是不一般啊,这小小的一封信,这古法占了大半,其中还有不少我从未见过的法子,真是厉害啊”喻文州匆匆点头,连道谢也来不及说,就去照看黄少天了,冥洛本来已经要睡着了,听到医生说的话,小脑袋立刻昂了起来,带着骄傲的鸣叫久久不绝,等到众人离去只剩郑轩时,鸟儿的小心思就漏了出来,趁郑轩还没反应过来,冲着郑轩的脖子就刺了过去,这时悠扬的箫声传来,听似柔弱实则不然,箫声中充满了无奈与斥责,冥洛脑袋立刻拉答下去,委屈的叫了一声,这次竟是破了玻璃,不甘心的飞走了,郑轩反应过来,奔向窗口,颤抖的说到“景熙?”
         距离蓝雨总部不远的大厦顶层,一黑一白两人在风中站着“师兄!这下暴露了!”一位俊朗的黑衣青年不悦到。
         “景司,我总不能看着冥洛伤他”白衣青年无奈的给他顺毛,不同于黑衣青年的干净利落的短发,白衣青年的青丝披肩,眉眼中带着柔和,不似黑衣青年的俊朗,桃花眼更不显妖媚,气质也是柔和的,而黑衣青年却有种锋芒毕露的感觉,看似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有着让人胆战的心
           “切,等回去,我就找师傅告撞!说你伤没好就出来!”黑衣青年不满的嚷着,白衣青年笑笑不在说话,上前迎着冥洛,却忘记了身后黑衣青年愤恨的充满杀意的眼神。
             在这个夜晚,所有人都知道喻文州照顾了黄少天一夜,却没有人知道郑轩,他在冥洛离开的窗口站了一夜,也没有人知道,在以后的年月里郑轩在那里站了多少夜




那个,插一件事,希望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寿光的洪水事件,热搜撤了又撤,不是道德绑架大家捐款什么的,就是希望大家知道这件事,知道还有同胞在受苦,我山东人谢谢大家了(鞠躬)
好了,回归正题,我现在急需能催更的小可爱(我不是受。虐。狂)来保证更文及时,如果有就好了,没有我也会更的,不弃文,在这里谢谢大噶了,谢谢一直一来对我的支持(鞠躬)

《Fantast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预警!主cp仍为郑徐,喻黄情节需要,求不喷

一年后
  黄少天捂着腹部泛黑的伤口,从弹影炮火中逃了出来,“妈蛋!”黄少天忍不住爆了个粗口,此时的他可以说是狼狈不堪了,乱糟糟的金毛,全是也是挂了几十处彩,最要命的还是腹部的伤口,不断渗着黑血,黄少天一枪将身后的偷袭者送去了天堂,自己慢慢移向角落,确认安全后,缓缓坐下,呼叫了蓝雨总部。
    15分钟后,援兵到了,是郑轩,郑轩开着军车,一路走一路打来,时不时放个弹药,炸人玩,当郑轩赶到黄少天身边时,黄少天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了 ,郑轩拍了拍黄少天的脸“黄少?你还好吧,真是压力山大啊”
     黄少天毫不客气的拍开了郑轩的手“滚滚滚滚滚滚,只有队长能摸我的脸,你压力山大个屁啊,压力山大的是我,嘶……别碰,疼!”
     郑轩虽然喊着压力山大,可心里也是很紧张的,“今晚又是那些有幽灵记号的人吗?”
     黄少天点点头,身上的伤痛真的让他不想多说什么。郑轩看黄少天情况不好,急急忙忙的扶着他,回到总部。


      回到蓝雨总部后黄少天已经开始迷糊了,身上滚烫的吓人,身上也冒出了黑色细纹,蓝雨医生看了后更是摇头,“喻队……这……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黄少怕是中了毒,可是这毒,别说我,就连张新杰,方士谦也没见过。”
       喻文州此刻的脸色白的吓人,喻文州慢慢走进急救室,走到黄少天床前,剥开黄少天沾满汗水的刘海,把黄少天放到自己腿上,轻轻叫着“少天?看看我?好不好”
        黄少天此时觉得自己仿佛陷入冰窟一样,明明身上滚烫,他却冷的发抖,喻文州的声音缓缓传来,给了黄少天心理上的安慰,黄少天挣开眼“队长……队长,你好好听着,我……我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要是,要是我死了,你要记得,你得找个好看的,比我……对你好的,脾气好的……”
         黄少天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喻文州硬生生的打断了“不会的!少天,不会的!我一定会救你!一定!”平时冷静的喻文州却也控制不住自己 ,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滑落,黄少天伸出手紧紧抓着喻文州“队长……队长我不想死,我还想还想跟你过一辈子啊,可是……咳咳……队长,你得活下去,你得好好的,你要答应我,队长!你得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队长!”
       喻文州满脸的泪水,看着黄少天,咬牙说到“少天,我……答应……你”黄少天像是得到了赦令一般,身体放松下来,朝喻文州挤出了大大的微笑。
       郑轩站在门外,内心冰凉“去年是我和景熙,今年是队长和黄少了吗?”郑轩想不明白,这些带幽灵记号的人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今年黄少要重蹈景熙的覆辙吗?
        就在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冥洛,对,就是那个冥洛,有一次飞进了蓝雨总部,不过它这次不是破玻璃进来的,是沿着蓝雨通道晃晃悠悠的飞进来的,不大的鸟费劲的提着一个比它大两倍的篮子,落到地上,郑轩和冥洛一人鸟,大眼瞪小眼,可郑轩此刻心中却有了一线希望,黄少有救?!



听说今天七夕(掏耳朵),那可不得发点啥的对吧,景熙小天使下一话就出来了哇⊙ω⊙

郑轩点文(下)

  当徐景熙变成小团子

    郑轩,看着自己被口水浸湿的衣服,又看了看徐景熙一脸无辜的笑,无奈的把徐景熙抱开,自己爬起来,脱下湿答答的上衣,坐回椅子上,把徐景熙揽进怀里,一口一口的喂饭。
  喂饭并不像郑轩想象的那么艰难,甚至格外的顺利,徐景熙乖乖的坐在郑轩怀里,大口大口的吃着郑轩送来的饭,不一会儿,徐景熙就已经把小半碗肉羹和粥统统吃进了肚子里,徐景熙吃完后,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小人儿缩进郑轩的怀里,发出舒服的哼唧声。
  徐景熙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吃饱喝足了就开始打瞌睡,小脑袋在郑轩怀里一点一点,郑轩抱着徐景熙慢慢的晃着,内心顺便感慨了一下自己带娃的天赋,看徐景熙快要睡着了,郑轩轻轻的把徐景熙放到床上,掖好被子,自己披着浴巾就进了浴室。
   徐景熙其实没有睡得多沉,也就是迷迷糊糊的一个状态,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吵醒了徐景熙,徐景熙的肉手揉了揉眼,爬起来想找郑轩,却发现周围空无一人,小奶熙偏偏又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直接哭了出来,哇哇的哭声传到浴室,郑轩被吓了一跳,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冲洗干净,裹着浴巾就冲了出来,看见徐景熙一个小娃娃坐在床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含糊喊着“郑……轩……轩”,郑轩的心也是阵阵的疼,抱着徐景熙在房间边溜达变哄着,徐景熙紧紧的搂着郑轩的脖子,一刻也不肯松开,好容易徐景熙的哭劲过去了,郑轩抱着徐景熙做到床上,看着徐景熙眼肿肿的样子,郑轩不由得想逗逗他,
       “为什么哭啊?”
      “郑……轩……没……”
       “小景熙再哭,大灰狼就会把我抓走啊”
    本来放松的徐景熙瞬间紧张起来,死死搂着郑轩的脖子不放,小孩子明明吓得要死,却还是努力憋住不哭,紧紧泯着嘴唇,郑轩看着徐景熙的样子哭笑不得柔声安慰“压力山大,大灰狼不会抓我的,他来我们就一起把他打跑好不好?”徐景熙狠狠的点了点头“嗯”
     郑轩把徐景熙有一次放到床上,揉了揉徐景熙脑袋“我要换衣服,你乖乖的好吗?”得到徐景熙肯定的回答后,郑轩松了口气,转过身,背对着徐景熙,到衣柜里翻找着衣服,找着照着郑轩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哦这是徐景熙的衣柜,郑轩看了看徐景熙那个被自己翻乱的衣柜,又看了看身后朝自己笑的小人儿,顿时有些慌“压力山大,徐景熙变回来看到不得弄死自己啊”郑轩合上柜子,等会儿!郑轩又打开柜子。
      这是什么!郑轩翻到了什么!
      徐景熙的日记本!
   郑轩有转过身,看了看依旧朝自己笑的徐景熙,咽了咽口水。
  “压力山大,景熙我就看一眼哈,就一眼”毕竟……自己对徐景熙……
  郑轩紧张的翻着徐景熙的日记本,耳朵渐渐的红了起来,看到最后一页时,郑轩觉得自己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就在前一晚,徐景熙变成小孩子的那一晚,徐景熙写到:
       如果能和郑轩前辈在一起!我变成什么都行!
  郑轩猛地站起身,迅速穿好衣服,抱着小徐景熙就战战兢兢的亲了一下,徐景熙被亲的莫名其妙,歪着脑袋,大眼睛盯着郑轩,郑轩此时已经不敢看徐景熙了,整个人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头藏起来,徐景熙费劲的把郑轩的脑袋拉起来,吧唧一口亲在郑轩的嘴角,郑轩愣了一下,然后感觉自己的体温迅速升高,现在的郑轩,跟个红色的丸子差不多。郑轩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放松,而徐景熙,这个罪魁祸首,已经打着哈切,趴在郑轩肚子上睡着了……郑轩看着徐景熙,有些不知所措“压力山大!睡觉睡觉”对!睡觉,说不定一觉醒来就都恢复原样了,于是,郑怂怂同学就这么带着徐景熙一觉睡到天亮(真能睡!)
     次日,变回去的徐景熙从郑轩的肚子上爬起来,昨天的回忆冲进脑内,徐景熙当了当机,紧接着整个人蹭的窜了起来!这时,一只温热的大手把自己按了下去,徐景熙和郑轩此刻面对面,郑轩懒洋洋的声音在徐景熙耳边回响:
                  “早安,男朋友?”

   

fin








  这是这几位小可爱的点文   @枪淋弹雨_V  @疏柳平沙  @luou鹿呦 ,是下篇哦~

永恒的傲慢

砚陵:

七缺三:



你要生育率,所以你禁止一切不能生育下一代的行为:你说同性恋不正常,你说单身不正常,你说看同性文学不正常。于是,你封杀网络上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账号、文章。

千百年来,我们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在不断更替,但是防民之口的手段却一成不变。秦始皇在位,我们开始失去议政的权力,汉武帝时,我们失去了百家争鸣,宋明代以来,我们的女性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失去了获取知识的权利。21世纪以来,我们的同性恋者失去了爱和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

在我们正朝着光明进步的阳光大道仰首进军时,我们以为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崭新自由的新世界,但是似乎自由从不存在。我们好像没有权力决定自己是不是正常人,好像我们正常与否取决于政策。

在这个时代,20多岁的人爱上8岁女孩还说要跟她结婚,有一帮人说这是爱情没什么不对的;有拐卖儿童到深山做童养媳,孩子长大后留守深山,这叫做感动中国。而两个正常成年人相爱,却叫变态?

当我们的生育率高居不下的时候,没有人发布文书宣布同性恋变态,而现在老龄化日益严重后,就开始拿同性恋做文章。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占据着道德高地,放言说同性恋不符合传统道德价值观。那么我们的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难道对四万万中国人民里的LGBT同胞不起作用吗?

自由是什么?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么我们所要求的自由不过就是如此简单:我们不想被钳制思想,被限制只看某一类的文学,不想许多优秀的同性恋文学作品被当作糟粕和羞耻的东西被一律删禁;我们不想被强迫爱人,不想被强迫躲避真正的自己,不想被自己的同胞视作变态和非正常人;我们不想因为一纸文书弄得满腹火气,像被绑着双脚跳舞,奋力发言却被弃如草芥。我们想要的自由如此简单:LGBT人士不需向任何人阐明自己,他就是他,她就是她,她是他也可以他是她,可以随意地与任何人进行合法的恋爱,不用在乎世人的眼光,不用担心自己的国家会说自己是变态。

21世纪了,不要再致力于回到五六十年代,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者亡。整个世界都在呼吁支持LGBT,呼吁思想自由,为何我们一定要逆流行之,难道一定要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才能幡然悔悟?

我们都是人,不会因为性向而变成怪物。我们都是人,为何要干涉别人爱的人是男是女?

人类,永恒的傲慢。












标明出处,可以转载。


《Fantast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郑轩在长者离去后,跌撞的走向徐景熙平日里住的房间,屋子里干净整洁,郑轩也不理会自己头上的伤,缩进徐景熙的被子里,徐景熙身上的气味围绕着郑轩,郑轩眼泪大颗大颗的低落在白床单上,郑轩无声的哭泣着,哭着睡了过去,郑轩自出事后他从未睡得这么安稳,而现在,郑轩就像个孩子般的,死死抱着徐景熙的被子,缩成一团。

    第二天下午 ,郑轩才缓缓醒来,下午的阳光还是让郑轩觉得刺眼,头上伤口的疼痛也渐渐传来,郑轩不自觉的去按压伤口,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头上缠上了一层层纱布,在一看,喻文州坐在床边,蹙眉看着自己。

    “队长……嘶”郑轩慢慢起身,看着喻文州“昨晚任务没事吧”

     “快躺下”喻文州见郑轩起身,赶忙阻止,无奈的开口“就一人受伤,就是你!”

    郑轩听后,苦笑一下“这样啊……” 转过身,“我没事,队长,我能有什么事……”

   喻文州昨晚回来后,收拾了残局变看了监控,事情也猜了个大概,看见这样的郑轩,是满满的担心,郑轩平时懒散,但在联盟中是仅次于张家乐的弹药师,忌惮他的人更是不在少数,郑轩现在的精神状态,喻文州更担心,他会被联盟同行干掉。

   郑轩看出来喻文州的心思,抢先说到“队长,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我先一个人待会儿,就一会儿,行吗?”

    喻文州此刻也是无可奈何 ,只能再说几句安慰的话,离开了房间。

   原本趴在房前的蓝雨众人一下子围了过来,喻文州却疲惫的摆摆手,散了众人“今天大家都好好休息,以后每人轮值监控室,防止郑轩做傻事”。

    “是,队长!”











   长者皱着眉头听完小厮的报告,挥手让他下去,转头看着卧床高烧不断满嘴胡言的徐景熙,叹了口气“这两小子,是一个也不让老夫省心啊”当即提笔写下信一封,唤来冥洛,命他给郑轩送去,冥洛听着是给郑轩送的,晃着脑袋拒绝,又听是为徐景熙好,才半信半疑的扑棱翅膀,飞走了。

   长者看着冥洛飞走,转身到徐景熙床前,哄着人睁开眼,把徐景熙抱到怀里,喂着清苦的药,徐景熙被药呛得咳嗽,不慎吐到长者身上,长者也不恼,接着哄着徐景熙喝完,又把人轻轻放下,敷上凉毛巾,像小时候哄徐景熙入睡那样轻拍着徐景熙,等人睡熟了,才离开。

    傍晚,郑轩像往常一样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这时,冥洛飞到了外面的床边,爪子毫不客气的拍着玻璃,郑轩愣了愣,急忙打开窗,向期待糖果小孩子一样眼巴巴的看着冥洛 ,或许是被盯的有些发毛,冥洛罕见的没有朝郑轩发脾气,只是底下脑袋,把腿上的信啄了下来,就拍翅膀飞走了。

   郑轩有些紧张的打开信,认真读了起来



郑轩:

        老朽深知你与景熙二人的感情,也知道你们之间的隔阂,老朽虽不善面相一事,但也能看出你二人缘分不浅,他日定能再次相聚,你若相信,便听老朽一劝,将往日的过错暂时放入心中,好好的活着,等他日你二人相聚时再解开心结,切莫在来日相见时变了心性,到那时,才是当真挽回不了了,你小子是个聪明人,明白老朽这封信的目的,不要让老朽看错了眼,也不要让景熙失望。

                                                                  徐亦白

    

     郑轩读着信,眼睛渐渐湿润,拿着信纸的手渐渐捏紧,心也渐渐安定下来,郑轩也慢慢的扬起了一个勉强的微笑







    师父是个好人,但好人一般都…………(不剧透,不剧透),下车我们的郑徐就可以见面啦,所谓糖后必刀,各位懂我的意思吧(哎嘿)

郑徐点文(上)

当徐景熙变成小团子

众所周知,在蓝雨,喻文州与黄少天是舍友,郑轩和徐景熙是舍友,在某一个晴朗的早晨,郑轩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居然

                           自!然!醒!了!

“压力山大”郑轩揉了揉自己头顶的卷毛嘟囔着,拖拉着走下床,走到徐景熙床边准备掀被子叫人,这一掀不要紧,郑轩吓得跌到地上“压力山大,这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徐景熙床上正缩着一个奶团子,人家本来留着口水正睡得香呢,却被郑轩一叫吓醒了,这小娃娃不过2岁左右,哪经得住,小嘴撅了撅,哇的哭了出来。“压力山大!”

    此刻蓝雨众人正围着还在哭的徐景熙

    “看样子,应该是景熙。”喻文州说道

    “哎呦喂队长,这一看就是惊喜儿嘛你看这泪痣,一样一样的,诶不过景熙这样以后打比赛怎么办啊,没有奶妈当诱饵难道让郑轩去,唉还有……”

   黄少天正说着,众人却惊奇的发现小奶熙不哭了,徐景熙打了个哭嗝,大眼睛上还挂着泪珠,拍着手朝黄少天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一瞬间,郑轩心化了。

  “这怕不是把黄少队长当说相声的了”宋晓沉思着说

   “恭喜玩家宋晓获得队长的微笑和加训”李远在一边幸灾乐祸

   “压力山大,你们不应该想想现在该怎么办吗?”

    “当然是你照顾啊”蓝雨众人异口同声的说

   “压力山大”郑轩嘴上嫌弃,身体却依旧很诚实的抱起乖乖坐着的徐景熙“我去跟食堂阿姨说一声,中午做一点孩子吃的东西”便慢慢悠悠的向食堂走去。

   “郑轩有这么细心?”

    “没有”

    “怎么可能”

    “没有吧”

     今天也是郑轩压力山大的一天呢~

     由于要带孩子(滑稽),郑轩被喻队特批不用训练了,这倒是让郑轩雀跃了一会儿,郑轩一上午抱着奶熙溜溜哒哒的,俱乐部的人看见了都停下来逗逗徐景熙,徐景熙也很配合的冲人咯咯笑,白胖的小手挥着,搞得俱乐部上至蓝雨经理,下至扫地大妈,都喜欢这个奶娃娃,那还有郑轩叫醒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这或许就是起床气吧”郑轩又学到了新知识呢 。

    郑轩带着徐景熙晃晃悠悠,转眼到了中午,郑轩看着宿舍桌子上的儿童餐,心里默默的感谢了一波队长,自己要是在食堂喂徐景熙,把孩子弄哭了可还行?到时候估计是要被追杀的吧。

    郑轩坐在凳子上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怀里的徐景熙却是自己爬了起来,站在郑轩两腿间,白胖的手臂环住郑轩半个腰身,咯咯笑着“neinei”一边笑一边冲着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啊呜一口,这可不是普通的调。情,徐景熙这一下可是使劲了力气,咬的郑轩身体一抖,连人带徐景熙一起滚下了椅子,倒下的时候郑轩还不忘忍着痛护住徐景熙。

    徐景熙趴在郑轩身上,以为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又笑了起来,完全忽略了郑轩的痛呼,徐景熙张了张嘴,又瞄准了地方,准备下嘴,这次郑轩眼疾手快,把徐景熙抱了起来,郑轩看着一脸无辜甚至在笑的徐景熙,又看了看自己被徐景熙口水浸湿的衣服。
                “压力山大啊!”

TBC

    这是这几位小可爱的点文 @疏柳平沙  @枪淋弹雨_V  @luou鹿呦 ,好吧其实是你们说我的文太虐,所以要看甜的,我想了一下,写醉里红的番外会剧透,所以写个沙雕文好了,这样我就只剩一篇点文没有写了,哎嘿,我真聪慧✧*。٩(ˊωˋ*)و✧*。(我真的好久没更文了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