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壳丝儿

这里脑壳丝儿,什么cp都吃的人
QQ2910329848(扩列)
微商一枚

肆亦妄为。:

当时有第一个粉丝的时候高兴的要蹦上天,写到日记里恨不得和周围的全部人说。

当时想把喜欢的cp用自己的故事去让他们活起来,包括现在也一样。

文笔在进步,但很多地方需要改进。

也许未来哪一天我也会离开各种各样的圈子,但是现在我就想好好去把自己的故事慢慢写下来。

感谢所有喜欢过我的人,感谢你们的支持与期待。

我会加油的。尽我最大的努力。

比心。

九歌里。:

最近很多太太退圈了,总想做点什么。
有点点长,但希望每个点开看的亲们能够耐心的看完。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这句话很经典,甚至有人觉得有些俗。
但它却是我们生活中最好的座右铭。
如果想看看彩虹的话,就不要畏惧风雨。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郑轩搂着徐景熙睡了半个小时就行了过来,郑轩垂眸看着缩在自己怀里睡得安稳的徐景熙,笑了笑,轻轻亲吻这他的发丝,享受着这难得的惬意。

“亲够了?”灵魂语者清冷的声音响起。

郑轩听后轻轻的把徐景熙环在自己腰身上的手发下,起身叫了声“前辈”

灵魂语者冷着脸走上前给徐景熙做检查,郑轩抿着唇不安的站在旁边。徐景熙察觉到郑轩的离开,渐渐不安起来,身体轻微的颤抖着,郑轩干脆半跪在床前,握着徐景熙的手,低声安慰道“没事没事,我在呢啊”

灵魂语者看着两人,心中涌出一丝酸涩 但他还是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他身体没什么问题,现在睡觉也只是累了而已,等他醒了我在给他检查一遍”说完,也不等郑轩回答,就回到了自己的手术刀里。留下郑轩徐景熙两人腻歪。

天渐渐黑了下去 ,在郑轩还在纠结要不要叫醒徐景熙醒来吃饭时,徐景熙自己醒来了。

徐景熙醒来后还有点迷糊,当他发现自己的手被郑轩握住时,徐景熙的瞳孔猛然放大,一把抽回自己的手,不断摆手“我……我不知道……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过,我真的……真的……没有……我……我不知道……不知道”一遍解释一遍向后退。郑轩怕他又跌下床,伸手去拉他,被徐景熙惊叫着躲开,依旧是摆着手,嘴里含含糊糊的解释着。郑轩再也受不了徐景熙这副模样,一把把徐景熙拉住,拖进自己的怀里,轻拍着徐景熙颓然僵硬的后背“景熙……我知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不是你,我信你,景熙,我……我信你……”也是不禁红了眼。

徐景熙本来被拉进一个陌生的怀里,恐惧几乎要把他自己侵蚀了,这时听到这番话,却不知怎的渐渐安下心来,心中的委屈也像江水一般止不住的向涌。徐景熙的手渐渐环上了郑轩的脊背,他枕着郑轩的肩膀,哭声渐渐放大 ,由开始的啜泣到号啕大哭,似乎要把这些时间遭受的委屈全都哭诉出来。郑轩忍着眼中的泪水,也是哽咽这安慰徐景熙“没事了……都没事了啊。”

徐景熙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郑轩猛然想着徐景熙还没吃饭,他自己摸了一把泪,轻轻拍徐景熙“景熙,别睡,醒醒”郑轩把徐景熙从自己身上扶起,也不管自己身上被徐景熙泪水浸湿的衬衫,帮徐景熙擦拭眼泪,又嘱咐道“景熙,你先别睡,我去拿点吃的,吃完了我们再睡。”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跑去食堂了。

郑轩回来时,徐景熙正安静的坐在床上,脑袋一点一点 的,困极了的样子,却撑着不睡,时不时打个哈欠,揉揉眼睛。郑轩看着徐景熙乖巧的模样,心里化成了一汪清潭,郑轩走过去把桌子驾好,把吃食放到上面,又去打了一盆水,半跪在床边把徐景熙的手轻轻洗干净,郑轩抚摸着徐景熙满是疤痕的手,心下一疼,动作变得更加轻缓。

郑轩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夹起一个虾饺,放到徐景熙的碗里,“景熙,吃吧,食堂的虾饺可是一绝。”徐景熙有些警惕的看着他,又想着郑轩对自己的信任,便不好意思看郑轩,只是盯着虾饺不说话。郑轩暗自看破了一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轻松的夹起了一个虾饺,塞进嘴里,自顾自的吃起来,徐景熙见状,心中的警惕消了大半,拿起筷子,夹起了那个碗里的虾饺,可是手却因为长期昏迷抖动起来,一不小心,那个虾饺从筷子上落下,掉在桌上,徐景熙害怕的一抖,低下头不敢看郑轩。郑轩连忙轻拍着徐景熙的背安慰他“没事没事,一个虾饺而已,不要害怕。”说完直接拿手拿了一个虾饺,递给徐景熙,“吃吧”自己也放下筷子,拿手抓起一个叉烧包吃起来。徐景熙接过郑轩的虾饺,放到嘴边,小口的吃起来,边吃边悄悄的看着郑轩。郑轩当然看到了徐景熙的目光,郑轩温柔的一笑,问道“好吃吗?”徐景熙怯生生的点了点头“好……好吃”徐景熙也轻轻笑了一下,郑轩心里得到巨大的满足,也知道自己不去管徐景熙才是最好的,两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吃完了晚饭。

徐景熙只吃了三个虾饺就不肯吃了,郑轩又哄着他,喂了他半碗鸡汤熬的粥。郑轩帮徐景熙漱了漱口,清洗了脸,扶他躺下。自己又收拾了一下桌子,正要离开时,感到了徐景熙的目光,转头笑问道“怎么了?”徐景熙被郑轩发现后有些紧张,又在郑轩的笑中渐渐安下心来,抿着嘴不吱声。郑轩看出来他心里的小九九,轻声说“我出去扔一下垃圾,你别害怕,我马上回来的”徐景熙眼里闪过开心的神情,用力的点点头。

郑轩回来时,徐景熙已经受不住疲累,睡着了,郑轩温柔的看着徐景熙,坐在椅子上,陪了他一夜。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哇(*'▽'*)♪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是在第二天夜里醒来的,长期的昏迷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损伤,徐景熙耗费了整整一夜的时间才勉强可以做起,声音也慢慢的恢复过来,那一夜有多痛苦只有亲身体会的人才知道,徐景熙并不是因为意志坚定才撑下来,支持他的只有对这个陌生的地方的深深的恐惧。
    郑轩揉着惺忪的眼睛走在同向徐景熙的房间的路上,嘈杂声从房间里传来 ,郑轩皱皱眉头,推开门,就看见徐景熙蜷缩在床沿处,浑身发抖,身边的护工则是一直在劝他“徐先生,你别怕啊,郑轩先生不会害你的。”巨大的惊喜一下砸醒了郑轩“景熙!”郑轩激动的喊着,这一喊不要紧,把徐景熙吓了一跳,他本来就缩在床沿上,被这么一吓 ,没坐稳,从床上跌下,额角正冲这床边的小桌的桌角,徐景熙的额角顿时被砸的冒血,人滚了几圈,倒在地上。徐景熙连滚带爬的翻过身,缩到角落里,双臂抱头,紧紧的把自己护起来。
      虽然灵魂语者早就跟郑轩说过徐景熙的精神状况,可郑轩不免还是有些惊异,他示意护工离开,拿着医药箱半跪到徐景熙面前,哄着“景熙,你别怕,我们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好吗”徐景熙哪里听得进去,只是一味的往角落里缩,眼里藏不住的都是恐惧,头上的伤口流出鲜红的血,流到徐景熙的眼里,把发丝也染红了,徐景熙却是连擦都不敢擦。就在两人处在僵局的时候,一声兴奋的鸟叫传来,冥洛兴奋的飞了进来,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本来郑轩以为徐景熙看到冥洛会安心,可当他转头时,看到徐景熙眼里的恐惧赫然变成了绝望,徐景熙的手无力的垂下,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冥洛兴冲冲的飞向徐景熙,在他身边飞来飞去,却被徐景熙一把捉住,狠狠的护在胸前,徐景熙死死盯着郑轩,身体的颤抖却出卖了他,暴露了他有多么害怕的事实。
      冥洛不解的叫着,似乎还没有明白情况。郑轩赶忙解释到“景熙,没事,你看冥洛身上什么伤都没有,对吗”冥洛也从徐景熙稍稍松弛的禁锢中挣扎出来,在徐景熙面前活蹦乱跳着,表示自己没有事,徐景熙伸出手摸了摸冥洛,确认了他没事,徐景熙才警惕的看着郑轩,露出疑问的眼神。郑轩忽略掉徐景熙眼中的东西,笑着说“景熙,你看,冥洛没事,但是你头却碰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好吗?”徐景熙看了看冥洛焦急的模样,点点头,慢慢起身,跪坐着面向郑轩。
       郑轩小心翼翼的用湿布帮徐景熙擦拭着伤口,又涂上药,包扎好。徐景熙在郑轩包好的那一刻再也坚持不住了,他本来就疲累,又受了惊吓,迷迷糊糊的身体就要向后仰去,郑轩一把把他拉住,轻轻的把徐景熙的头靠在怀里,拍打着他的背“睡吧”听到徐景熙平稳的呼吸声后,郑轩松了口去,把托起徐景熙的屁股,把他抱了起来,轻轻放到床上。
       郑轩看着徐景熙昏睡的模样心里一阵阵的疼,徐景熙即使这样也睡不好,紧紧抓着被子皱着眉头。郑轩坐在徐景熙身旁照看,心疼的往徐景熙干裂的嘴唇上涂抹上水,让他能好受点。但是慢慢的徐景熙颤抖起来,幅度越来越大,徐景熙嘴里也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冷汗从徐景熙身上冒出来,打湿了徐景熙的发丝。郑轩俯下身轻轻抱着徐景熙,安抚这“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徐景熙感到了郑轩的气味,紧紧搂住他,不肯撒手。郑轩见此,干脆翻身上床,把徐景熙的头贴到自己颈窝里,搂着徐景熙睡着了。
      窗外的阳光暖暖的撒进来,若是能停留在此刻,有多好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本期预告,冯主席的粉不要看!










郑轩已经一周没有回来了。
    徐景熙自昏迷后,郑轩片刻不离的照顾,每天为徐景熙擦身子,按摩,擦防止关节僵硬的药,亲自做营养液,陪徐景熙说话。
     “景熙……我今天去看了训练营的一个孩子,天赋很高,叫卢瀚文”
    “景熙,今天我被医生骂了,他说我做的营养液不规范 ,景熙,是不是很难吃啊”
    “景熙,于锋要转会了,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他本来就是个要强的人”
    “景熙……”
    “景熙……我想你。”
     但是郑轩在一周前突然消失了,连带着冥洛一起,没有一点消息,只去找了一个信得过的护工来照顾徐景熙。
    “队长!郑轩就是个大猪蹄子!他居然把景熙一个人留在这,他真是太不负责了!!”
    “少天,阿轩不是那样的人”
     “我知道!切,队长你竟然不向着我!罚你今天给我买小笼包,叉烧包,虾饺……”
    “好好好”




   郑轩离开的两周后
    不知怎么联盟总部得知了徐景熙的事,连冯宪君也被震动了,带着个队长直接飞到蓝雨来开会。喻文州这几天忙得可谓是焦头烂额,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区区一个徐景熙,怎么会让冯宪君如此在意,还是说这里有什么隐情?
    “文州,你们蓝雨装修不错嘛”
    “前辈谬赞了”
    “哇老叶,我们蓝雨是什么,那可是鼎鼎有名的好吗,我们的装修那也是必须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好吗……”
    “好了好了,匆匆忙忙把大家叫来,就是为了商讨关于徐景熙的事,等会议结束后在闲聊也不是不可以,文州啊,带路吧”
   “是,主席”
   联盟一众大佬围着圆桌而坐,喻文州捏了捏眉心,这个局势可对他们不利,依照联盟法律,徐景熙连伤了蓝雨多人,一定会被处死的,原本是想着冯宪君会宽容些,毕竟徐景熙就过少天和郑轩,也算是有功,可不知怎的,按他的架势,是要把徐景熙至于死地啊
     “主席,我知道景熙曾伤害过联盟的人,可是他救了少天和郑轩,并且他当时……”喻文州话还没说完,门被砰的一声踹开了,郑轩站在门外,气喘吁吁,双眼因为愤怒而发红,就像被侵犯领地的野兽一样……
     郑轩一步一步的走近屋内,整个屋子回荡这他的脚步声,郑轩走到会议桌的另一边与冯宪君对立,“郑轩……你不懂联盟的规矩吗,你……”冯宪君不悦的开口,可惜,他永远没有说完这句话的机会了,郑轩飞快的拔出枪,拉开枪栓,然后“砰!”的一声,冯宪君眉心冒出一个红点,整个人也摇摇晃晃的倒下。
     “郑轩!你!你在做什么!”喻文州差点没蹦起来,直接没形象的超郑轩吼出了声。
      郑轩却是很淡定的掏出手机,边摆弄着边说“依照联盟法律,我可以先斩后奏”这时郑轩的手机放出了一段诡异悠扬的箫声,冯宪君的脖子里慢慢的爬出了一条血红色的小虫,顺着冯宪君的身体爬上桌子,爬到郑轩面前。冥洛这时飞了进来,悠扬的箫声与清脆的鸟叫声相应,血红色的小虫扭动着身躯似乎是想极力的摆脱控制,突然,小虫发出昏暗的光,一段段奇异的片段在众人眼前展开。
       “这是……景熙冒死在冯宪君身上设下的生物监视器,冯宪君,才是真正的叛徒!”郑轩不想再去看那些恶心的视频,转身离开会议室。“景熙……”
        这一段段片段让众人差点没恶心的吐出来,冯宪君原来与徐景司合作企图灭掉联盟,而蓝雨就是他们的第一步!片段里满满的都是冯宪君为了权利而不断杀掉无辜的人画面,而此时联盟众人也收到了郑轩发的文件,里面所陈述的一件件事就像那些被无辜杀死的人 血淋淋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过了好久,叶修叹了口气“冯宪君!背叛联盟,已被处死,其它余党,一概不留”
       




        病房内
    郑轩握着徐景熙有些浮肿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景熙……已经真相大白了,景熙,我信你,你能不能起来看看我,景熙,求求你……”突然郑轩感觉徐景熙的手轻轻捏了一下自己“景熙?”郑轩以为是错觉,惊讶的叫了一声,紧接着徐景熙的手又轻轻的捏了一下自己,郑轩猛地抬头,看到两行情泪从徐景熙脸上缓缓的留下。
     郑轩颤抖着去擦拭徐景熙的脸颊“景熙……景熙……”






    放心,我超甜的!



   

     
        

   

《Fantasy—醉里红》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砰!”
    宋晓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拿枪的手不自觉的颤抖,郑轩倒在自己脚边,众人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怎……怎么了嘛”
     蓝雨众人此时倒是松了口气,原来就在郑轩举枪自尽时,宋晓从天而降,快而准的用枪柄抢先把郑轩砸昏,真不愧是关键先生啊,众人在心中不免感叹。
     蓝雨的医生也早早跑去摁住了徐景熙的伤口,准备治疗。这时,一只白皙的手轻搭在医生的肩上,沉稳却不失清爽的声音传来“我来吧”竟然是……竟然是灵魂语者!
     在这个世界里,少数器物会有宿主,比如索克萨尔是灭神的诅咒的宿主,夜雨声烦是冰雨的宿主,而灵魂语者是一把中世纪用人骨做的手术刀的宿主。每个宿主会选择人类作为主人,或是孤身一人。灵魂语者曾经的主人是一位神医,却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个人意外去世了,导致灵魂语者心情低落,加上后来的一件件事情,灵魂语者直接将自己封印起来,已经多年没出现过了。这次现身莫不是……要认徐景熙为主?!
      见到灵魂语者苏醒,索克萨尔,夜雨声烦几人也现身,灵魂语者看了他们一眼点点头,按住徐景熙的伤口说道:
“索克,麻烦帮我用法术冻住伤口。”
“好”
“夜雨,麻烦帮我把人移到床上,注意伤口”
“没问题”
“涛落,八音,麻烦帮我在床那里建立一个密闭空间,我要手术”
“小意思”
    冷淡的语言,亲切的称呼,让众人心中一热,灵魂语者,熟悉的身影,终于要回来了。
   地上突然发出一声响声,枪林弹雨从枪里钻了出来,急急忙忙的超灵魂语者叫到“阿语,我呢,我能做什么?”本来不现身是怕阿语生气,又想着阿语肯定会叫自己,可等了许久,阿语却好像忘了他一样,枪林弹雨这才忍不住现身
    灵魂语者一个眼刀甩过去“滚!”
     “嘤!”
   








“阿轩,我没有……你听我解释,你……你要信我”
“阿轩……你为什么不信我……”
“阿轩,阿轩,别……别怕,我会护着你的”
“阿轩,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阿轩……为什么……为什么不……不信……”







   “景熙!”郑轩从昏迷中醒来,徐景熙自杀前的一幕幕让郑轩忍不住落泪,郑轩看了看周围,知道自己被救了下来,可是景熙呢?景熙……郑轩不顾身上的伤,冲出病房,想要见徐景熙最后一面。郑轩刚刚踏出病房就被一个清冷的声音叫住了
              “站住!”
    郑轩回头看到了一个清秀的男人,正疑惑这人是谁,喻文州走了过来“阿轩,伤没好怎么就跑了出来,这是灵魂语者前辈,他救了景熙”
    郑轩听到喻文州的话,愣住了,眼泪再次从眼眶里落下“景熙……没死?”在得到喻文州肯定的微笑后,郑轩捂着脸跪倒在灵魂语者面前,颤抖着说“多谢前辈,谢谢……谢谢”
     灵魂语者冷着脸“起来,我有事找你”说完自顾自的走向徐景熙住的房间,郑轩赶紧起身跟去,留下来喻文州在原地无奈的笑笑。
    郑轩看着面前身上插着乱七八糟管子,带着呼吸器的徐景熙心疼不已,走上前,轻轻的把徐景熙放在被外的布满针眼的手轻轻放进被里,郑轩轻轻摸着徐景熙削瘦的脸颊,脸上是从未有的温柔“景熙……”
    灵魂语者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开口打断这难得的美好“他自杀时因为过于虚弱,没有刺到颈动脉,侥幸活了下来,但是!”灵魂语者提高了音调,郑轩也严肃起来,认真的听着“他本人求生意识不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换句话说,他可能直到死都不会睁开眼,我想了一下,貌似现在只有你跟他还算有点联系,你说吧,你觉得没必要,我把呼吸器拔了,他也就解放了,你要是想让他继续这样,就把他当成神仙供起来,随你 ”
     “继续,我会照顾他一辈子的,我会的!”
     “你最好记住你今天的话,对了,根据伤口,我怀疑他遭过性。虐。待,某种程度上可能导致他精神状态异于常人,明白吗”
     郑轩点点头,没有说话,灵魂语者也不在意,回到了徐景熙床边的手速刀里,郑轩看着徐景熙,心里的酸涩一阵阵泳上来“景熙……原谅我 的自私,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我信你啊……景熙你到底……遭受了什么……”




   

后面基本不虐了(悄咪咪)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虐哦


灵巧的双手不断的敲打着键盘,郑轩蹲坐在椅子上,夜已经深了,电脑的光芒映在郑轩苍白的脸上。自郑轩醒来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里,他动用了一切关系去找徐景熙,可……郑轩甩了甩脑袋,把困意驱逐出去,这时窗外突然发出了微弱的声音“硿硿”,郑轩意为是幻觉就没在意,过了一会儿,“硿硿”声又从窗外传来出来,郑轩皱了皱眉,暗暗握住了身边的手枪,慢慢移到了床边,猛地拉开窗帘,“谁!”郑轩紧紧握着枪,下一秒却大惊失色“冥洛!”
 


   次日
        喻文州看着还在昏迷的冥洛,揉了揉眉心,轻拍着坐在椅子上低头不语的郑轩“阿轩,这是件好事,毕竟冥洛出现了,现在线索也就有了,打起精神来。”
         郑轩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抱着头“可……可是,队长,冥洛都这样了,别说它什么时候醒,景熙现在生死未卜,不知道他现在在受着什么,会不会……”
          “不会的”喻文州坚定的声音传来“徐景司我随不算了解,但他对景熙的……呃……爱意吧,绝不是随便玩玩而已,所以,阿轩打起精神,我敢肯定,景熙绝对还活着”
            “那样……真是太好了”
      这时,冥洛嘶哑的叫声传来,“冥洛!”……




一个半月后
          蓝雨众人在冥洛的带领下悄悄潜入了灵魂的总部-也是关押徐景熙的地方,喻文州照历躲在远处车内,黄少天悄悄潜入暗处,郑轩躲在一个视角宽泛的角落,其他人也已经就位,为了这次营救,他们整整准备了一个月,决不能失手!绝对要救出景熙,郑轩的眼眸冒出了火焰,指节因为用力咔咔响,郑轩驾好枪林弹雨,随着喻文州的一声令下,枪炮声,惨叫声,刀光剑影不断浮现……
       徐景司本在徐景熙的房间里,坐在床上,看着瑟缩在角落里的徐景熙皱眉,突然被炮火声打断,急忙起身,“来人!一队先守住这个房间!决不能让他们攻破!其他人,跟我作战!”
          “是!”
        徐景司安排好了一切,自己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出手,突然,身后一道刀影闪来,徐景司大京,急忙躲开,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妖刀——黄少天!“哟,你反映很快嘛,来来来让本剑圣试试你的水准,就你,还敢欺负景熙和冥洛,看本剑圣不砍死你,看剑看剑看剑。”
         这一边两人打得正火热,暗处的郑轩已经用枪林弹雨瞄准了徐景司,毫不留情的扣下了扳机,“噗”的一声,徐景司的手臂冒了血花,“该死”徐景司咒骂了一声,抽身一个飞针向郑轩掷去,转身又跟黄少天打了起来,这时郑轩走了出来,“黄少,我跟他打,你去找景熙”话还没说完,郑轩已经丢掉了枪林弹雨,抽出匕首,刀刀直刺徐景司要害,眼里闪着红光。
          黄少天收回冰雨,一路打打杀杀,自己也不知道饶了多少弯路,到了一个阴暗的密道,往深处走去,变看到了一群侍卫,黄少天已经猜了个七八分,最强的机会主义者已经抽出冰雨,在暗处冷笑,就在那一瞬间,黄少天闪了出来,刀刀见血,15分钟后,那一批幽灵最强分队,已经死的死,伤的伤,黄少天想打开屋子,却发现已经被牢牢锁住,没有徐景司的瞳孔打不开,急忙通知郑轩,而此时的郑轩,已经因为徐景熙杀红了眼,如果他的对友们正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郑轩如果平时也如此,他现在就会被称为张佳乐第二了吧,郑轩提着腹部中了一刀的徐景司,拖着被刺伤的双腿,向那里赶去。
       徐景司被郑轩强行扒开眼,打开了房间,一瞬间,郑轩就松开了徐景司,冲进屋内,终于在角落里,看到了,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此刻的徐景熙头发散乱,缩在角落里,削瘦的脸颊向内凹陷,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郑轩跑过去紧紧抱住他“景熙……对不起,对不起,你受苦了,来,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嗯?”
         喻文州等人赶来时,郑轩正抱着徐景熙低声细语,徐景司一脸不甘的倒在地上,腹部的血流了一地,黄少天也是一身血的站在旁边,摆弄着冰雨,喻文州看着远处抱在一起的两人,暗暗松了口气,突然,喻文州瞳孔骤然放大,徐景熙原本垂下的手慢慢抬起,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去抱郑轩时,徐景熙的手摸到了郑轩腰间的匕首……
         “郑轩!拦住他!”
          “师兄!”
      已经晚了,徐景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郑轩,没有给任何的机会,匕首狠狠刺进了自己的脖颈内
           “景……景熙……?”
       郑轩感觉什么温热的东西溅在自己脸上,眼前的人却带着微笑倒下,郑轩眼前一片漆黑,脑子里只有嗡嗡声,他感觉自己深处黑暗之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然后……郑轩举起来自己的枪
                  “砰!”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长时间了,好在屋子内东西齐全,自己还有本医书可以打发时间,但是徐景熙明显感到天气渐渐转凉了,而自己的被子却还是薄薄的夏被,没人来换掉。“或许……已经没有人记得我了”徐景熙这样想
    徐景司来的那天,徐景熙在书桌处翻着医书,感到有些头痛,身子有些发飘,徐景熙懒得想那么多,慢吞吞的合上书,卷着薄被,睡了起来。
徐景熙整个身子努力的缩在薄被里来掩盖自己的不适,长发散乱在床上,呼吸有些沉重,这就是徐景司进门是的景象。“真是让人想做些什么啊”徐景司挑了挑眉,深呼一口气,进了屋。
     徐景司靠近徐景熙是就发觉不对了,将嘴唇贴近额头试了下体温,勃然大怒道“一群混账!我只是说不许他出来,哪里说过生活用品不许供应的?”
     徐景司身边的人吓了一跳,忙转身跑去搬被子,带绒厚被一层层铺下,正正盖了三条,徐景熙身上的颤抖才减轻了许多。徐景司皱着眉把徐景熙的手从被子里拉出来,好不容易得到温暖的手一接触到外界的冰凉,立刻就想缩回去,徐景司无奈的拽着徐景熙的手臂,强行把脉 ,徐景熙哼哼了两声表示不满,却翻了个身向徐景司出挪了挪,仍是昏睡着,徐景司诊完脉后,轻轻把徐景熙的手退回去,徐景熙的小脸皱了皱,发出了满意的咕噜声,徐景司笑着捏了把徐景熙没有多少肉的脸,满意的笑了。
     徐景司去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下属也被自己打发走了,徐景司一边穿衣服一边无奈的笑着“连药都不好好喝”刚刚喂徐景熙喝药时被徐景熙吐了一身,明明是昏迷着的人,却还是那么精明,连哄带骗的才喂完一碗药,自己身上也叫他吐了个一塌糊涂。徐景司换好衣服,轻轻脱去鞋袜,轻手轻脚的踏上床,钻到被窝里。徐景司碰到徐景熙冰凉的手脚时,心里揪了一把,赶紧把徐景熙手脚放在自己怀里,徐景熙也好像感到了热源,哼唧着望徐景司怀里靠,让徐景司心情大好,立即做出回应,把缩成一团的徐景熙紧紧拦在怀里。
  徐景司甜蜜的抱着徐景熙,听到徐景熙嘴里咕咕囔囔着什么,心里好奇,凑过去听,然后徐景司听见含糊不清的声音
                “郑……嗯郑轩……”

    


这章好像还挺甜的哈,没关系,下周,下周不虐我的锅,下周高高高高高高高高高虐(下周不是最虐的)
短小的什么请忽略,爱你哟,对了,求照顾吃土的我,扩列吗小姐姐~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悄悄靠近那间屋子,在窗外真真切切的看到几个人围着圆桌坐着,一人拿着一条带钩子的皮鞭,正不断抽打着鸟笼里的冥洛,男人们满嘴的粗话和冥洛的叫声让徐景熙气得发抖。
        “唉,你们说这鸟儿有个屁用啊,黑不溜秋的,还不如野鸟呢!”
       “哎呀,少管那么多吧,王上要这鸟儿听他话,咱们照做就是,还管的了……”男人还没说完,徐景熙就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掷了出去,男人轰的一声倒在地。
            “谁在哪里!”

   徐景熙踏着这些人的尸体走进了屋子,冲上去把笼子打开看着冥洛浑身的伤痕自己更是自责,满脸愧疚,冥洛在他怀里轻轻叫了几声,安抚他。徐景熙原本愧疚的眼神渐渐坚定,他抱着冥洛走到床边,张开手坚定的说到“冥洛,走,快走!就算现在你身负重伤。冥洛,你!一定要出去!”冥洛趴在徐景熙手上,坚定又微弱的叫着,表示自己不会离开徐景熙,可徐景熙已经顾不了那么对了,把冥洛向空中掷去,含泪命令着道“冥洛!走!你不可以想我一样……不可以!”被迫飞起的冥洛看着自己的主人,哀叫这不肯走,却有被徐景熙从未有过得坚定镇住,只好在空中徘徊,徐景熙看见冥洛这样,心急的直接吼了出来“冥洛!走啊!拜托你,走吧……”冥洛被徐景熙前所未有的气势吓到,这才扑棱着翅膀,哀叫着飞走。
      看着冥洛飞远,徐景熙擦了擦眼角的泪,转身坐到圆桌旁的椅子上,落日映衬这徐景熙挺拔的身躯,也折出了他身后破落的影子……
    

      徐景司来时便是这幅景象,徐景熙如同一个木偶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等自己,徐景司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脸上换成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凑到徐景熙身边
        “师兄~怎么在这儿?”
      迎接他的是徐景熙的一个猛然起身,巴掌狠狠打在徐景司脸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混账!冥洛是鬼医一脉圣鸟,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囚禁的吗!”
       徐景司瞬间泄露了一丝凶意,但又马上藏好,蹭着徐景熙,软声道     “师兄~你看,我现在是鬼医,可这冥洛却不服从我,导致我修为不够,我只好如此啊,若不让他臣服,今后我鬼医一脉才是真的要断了呢~”
        徐景熙的脸色并没有半点好转,他把徐景司从身上拉开,厉声说“就算如此,你怎么可以这样 ,且不论冥洛是灵兽,有神识,就是一般动物,你也不可这样,你!真是……”
       徐景司本来和颜悦色的听着徐景熙的训斥,但是当徐景熙那句“你太让我失望了”还未说出口时,徐景司身上的凶恶便再也抑制不住的冲了出来,徐景司一把掐住徐景熙脖子,恶狠狠的说“师兄!你不要忘了你现在的处境!你现在不过是我的一个囚徒而已!没资格管的这宽!”徐景司看着满脸不可置信的徐景熙冷笑着,“师兄~你不会以为冥洛离开了这个屋子就可以了吧,外面我布下种种埋伏,它逃不走的,哈哈哈哈”
          徐景熙被徐景司的突然转变下了一跳,很快他便恢复镇定“你有想要什么?”
         徐景司一愣,便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轻轻捏住徐景熙的下巴“师兄是想跟我谈条件?也不想想,我现在随时可以去杀了郑轩和冥洛,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师兄,囚徒,还是乖乖听话的好”罢了附到徐景熙耳边轻声到“谈判未尝不可,师兄如此聪慧,怎会不知我到底想要什么 ,嗯?”说罢指尖轻轻滑过徐景熙的心脏,划得徐景熙一阵恶寒。徐景熙大笑起来,转身之后,狠狠的说到
        “把徐先生送回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放他出来!”

    

嘿嘿终于更啦,么么么,感谢催更和看文的小可爱。不好意思,郑轩可能又要弧几个周了(哎嘿)
下章预警:高高高虐!

   

ps:血书求扩列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醒来时,徐景司坐在床边正吹着一碗汤药,看见徐景熙醒了,灿烂的笑着说“师兄!我想你也差不多快醒了 快把药喝了”说着就要去喂徐景熙,却被徐景熙皱着眉头推开了“景司,我自己喝就好”“师兄!你现在手伤未愈,还是不要,轻易操劳的好!”徐景司的声音骤然升了一个八度,充满着警告意味,徐景熙瑟缩了一下,没有再反抗,任由徐景司笑着把汤药喂进嘴里
  “师兄~这才乖嘛”
  “……”

徐景熙自醒来,这一个月虽然徐景司好吃好喝的供着,宠着,可没到夜晚,徐景司必会爬到徐景熙床上,搂着徐景熙的细腰,蹭着他的颈窝睡一觉,本来这在二人幼时是常有的事,可徐景熙一想起徐景司杀人的模样就不寒而栗,更不要说睡上一个安稳觉了,就算偶尔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梦里徐景司拿着带着郑轩的血的刀,抱着自己指着郑轩的尸体给自己看,甜腻腻的叫自己师兄。而白天被锁在屋内 也会有人寸步不离,怕自己逃走,如此一来,徐景熙整日心惊胆战,休息不好,也日渐削瘦,面色苍白,整日里只呆坐在屋里没个精神。
     徐景司日渐察觉出徐景熙的气色不佳,知道是心病却又无法医治,整日为此事烦恼,脾气也日渐暴躁,他的一位手下看不过去,就上前提议道“王上,心病还需新药医,王上整日关着徐先生,他本就郁闷,又担心是不是惹怒了王上,自然憔悴,我听说徐先生曾是医生,又极好医术,咱们山下有个寨子,想必需要医生,若王上带着徐先生去此,让他做喜欢的事,想必气色会大好,也会更加倾心于王上了”徐景司听着这番话有理,又担心徐景熙伤势,即刻就吩咐了下去。
      徐景熙第二天起来时,徐景司就笑嘻嘻的拉他往山下走,徐景熙看着多日不见得阳光,竟觉得有些虚幻,徐景司却是兴致勃勃的带着他走,知道了山脚下,徐景司拿出了徐景熙以前用的医箱,递给了徐景熙“师兄!这寨子里不少老弱病残,你医术好,去治治”徐景熙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景司,半响,才低下头嗫嚅到“谢谢……”徐景司笑笑,拉着徐景熙往寨子里跑。
        徐景熙定期去寨子里行医,平常就在屋子里看医术或者出去走走,几星期下来,人精神恢复了不少,面色也没有那么苍白了,食量也大了起来,对徐景司态度也没那么冰冷了。徐景司看着高兴,大大赏赐了出主意的那人,引得手下好不嫉妒。
     一星期后,徐景熙行医回来,在院子里散散步,突然蔷薇丛那边传来不大清晰的声响 ,徐景熙皱着眉,慢慢走去,被一片蔷薇从挡住了去路,听着不甚清楚的声音,徐景熙越发不安,也顾不得那么多,强行钻了过去,蔷薇丛的另一头是一条阴暗的小路,徐景熙沿着路越走越急,像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一样,徐景熙在路的尽头看到了一幢阴森房子,而此时徐景熙才真真切切的听清那声响,竟然是
                                     冥洛?!

    


   

      艾玛更了更了,我已经弧了好久,下张高虐预警哦~另外扩列哇QQ2910329848谢谢
        

   

《Fantasy—醉里红》精修版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手里,在心里默默倒计时,3,2,1!随着爆炸声,隐藏在暗处的黄少天跳了出来,冰雨直指那首领的心脏,徐景熙则在郑轩的掩护下赶往指定地点
   到了地方,两人却发现所有接应的人都到在血泊之中,徐景司也不见踪影,正在二人疑惑的时候,一颗流弹飞来,擦着郑轩的脸滑过,郑轩心里大叫不好,拉着徐景熙躲到暗处“怎么回事?你师弟你?”郑轩喘着粗气,而两人背后的枪声也愈来愈近
   徐景熙摇摇头,满脸的担忧让郑轩有些嫉妒,但此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郑轩架着枪林弹雨冲外面一阵盲扫,徐景熙皱着眉,撑起身子对郑轩说“你掩护我,我去解决!”
    “不行!”
    “郑轩,敌暗我明,若不如此,我们都没命!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说着,徐景熙已经冲了出去,一根根银针从徐景熙手中脱落,精准的刺入敌人的脖颈,随着敌人一个个的倒下,徐景熙也因为负荷太大行动愈发迟缓,此时,耳机里突然传来黄少天的惊呼
    “徐景司!你竟然就是首领!”
     徐景熙一下子呆住了,当场怔在原地,脑内一篇嗡嗡声,腿一软,倒在地上,眼瞅着一人向徐景熙冲去,郑轩从暗处奔了出来,匕首一击刺入来人的咽喉,来人直挺挺的倒下,郑轩拖着徐景熙回到暗处,此时的徐景熙还没回过神,他看着郑轩“不可能的,景司怎么会是幽灵首领,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少天弄错……”
      可耳机再次传来的声音让徐景熙死了心,徐景司清晰的声音传来“一群白痴,现在才知道?晚了”
        此时黄少天见敌众我寡,一边骂,一边腿,宋晓的及时掩护也让黄少天顺利脱离,徐景司冷哼一声,制止了想去追击的下属“我今日的目标不是他,就暂且饶他一命,今晚,郑轩,必须死!”徐景司挥了挥衣袖,向郑轩二人所在地走去
        徐景司到时,郑徐二人正将最后一个人杀死,徐景司拍手称赞“不错,竟能以二敌百”
       徐景熙看到徐景司,气的发抖“徐景司!你怎么……怎么……”
        “怎么会是幽灵首领?我的好师兄啊,是你太天真,多少次我以为已经暴露身份了,你却毫无察觉,看看,多么天真”
         “混账!鬼医祖训从未教你如此,医者医人,不是杀人!”   
        “害人?师兄,自古以来只有一理,成王败寇,纵使我有千万不对,只要我为王,天下就只会臣服于我,称赞我,这道理你也不知?”说着徐景司敛去了笑脸,命手下退下,挽起袖子“师兄,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你却一点也不珍惜,看来我只有在你面前亲手杀了郑轩,才能让你好好听话了”说着,徐景司的手下死死按住徐景熙,徐景司冷笑这向郑轩冲去,招招尽是向致命处刺去,郑轩刚刚击退敌人,体力不支,明显处于下风,就在徐景司的银针要刺入郑轩命穴时,徐景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束缚,挡在郑轩面前,“景熙!”一口鲜血从徐景熙口中咳出,徐景熙抹去嘴角的血,拔掉了自己和郑轩的耳机,看着徐景司,喘了片刻说到“徐景司,你不就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吗,如果你杀了郑轩,我就会立刻死在你面前,及时死不了,我也绝不会跟你一起走,我绝对会逃离你!”徐景熙死死护住郑轩,瞪着徐景司,看出徐景司有些犹豫,徐景熙接着说道“若你放了郑轩,以后不在伤他,我就跟你走,一辈子跟着你,服从你的命令,如何?”说着徐景熙将身上嘴后一根银针刺入郑轩颈部,郑轩张着嘴,想说什么,却还未出声,就晕了过去,昏迷前,他清楚地听到徐景司说“好!”
      “我要看着你把他送回蓝雨!”
      徐景司有些不悦,但看着徐景熙坚定的目光和浑身的伤口,还是心软了,命人将郑轩送回蓝雨,自己和徐景熙在后面跟着,徐景熙知道徐景司的人都撤离,蓝雨众人也回来了,紧绷的身体才松弛下来,过度劳累让徐景熙眼前一黑,倒在身后徐景司怀里,徐景司抱着徐景熙,贪婪的闻着徐景熙身上的气味,笑了
      “师兄,你终于……是我的了”



艾玛 累死了,希望这次好一点,碎觉碎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