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壳丝儿

这里脑壳丝儿,什么cp都吃的人
QQ2910329848(扩列)
微商一枚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虐哦


灵巧的双手不断的敲打着键盘,郑轩蹲坐在椅子上,夜已经深了,电脑的光芒映在郑轩苍白的脸上。自郑轩醒来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里,他动用了一切关系去找徐景熙,可……郑轩甩了甩脑袋,把困意驱逐出去,这时窗外突然发出了微弱的声音“硿硿”,郑轩意为是幻觉就没在意,过了一会儿,“硿硿”声又从窗外传来出来,郑轩皱了皱眉,暗暗握住了身边的手枪,慢慢移到了床边,猛地拉开窗帘,“谁!”郑轩紧紧握着枪,下一秒却大惊失色“冥洛!”
 


   次日
        喻文州看着还在昏迷的冥洛,揉了揉眉心,轻拍着坐在椅子上低头不语的郑轩“阿轩,这是件好事,毕竟冥洛出现了,现在线索也就有了,打起精神来。”
         郑轩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抱着头“可……可是,队长,冥洛都这样了,别说它什么时候醒,景熙现在生死未卜,不知道他现在在受着什么,会不会……”
          “不会的”喻文州坚定的声音传来“徐景司我随不算了解,但他对景熙的……呃……爱意吧,绝不是随便玩玩而已,所以,阿轩打起精神,我敢肯定,景熙绝对还活着”
            “那样……真是太好了”
      这时,冥洛嘶哑的叫声传来,“冥洛!”……




一个半月后
          蓝雨众人在冥洛的带领下悄悄潜入了灵魂的总部-也是关押徐景熙的地方,喻文州照历躲在远处车内,黄少天悄悄潜入暗处,郑轩躲在一个视角宽泛的角落,其他人也已经就位,为了这次营救,他们整整准备了一个月,决不能失手!绝对要救出景熙,郑轩的眼眸冒出了火焰,指节因为用力咔咔响,郑轩驾好枪林弹雨,随着喻文州的一声令下,枪炮声,惨叫声,刀光剑影不断浮现……
       徐景司本在徐景熙的房间里,坐在床上,看着瑟缩在角落里的徐景熙皱眉,突然被炮火声打断,急忙起身,“来人!一队先守住这个房间!决不能让他们攻破!其他人,跟我作战!”
          “是!”
        徐景司安排好了一切,自己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出手,突然,身后一道刀影闪来,徐景司大京,急忙躲开,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妖刀——黄少天!“哟,你反映很快嘛,来来来让本剑圣试试你的水准,就你,还敢欺负景熙和冥洛,看本剑圣不砍死你,看剑看剑看剑。”
         这一边两人打得正火热,暗处的郑轩已经用枪林弹雨瞄准了徐景司,毫不留情的扣下了扳机,“噗”的一声,徐景司的手臂冒了血花,“该死”徐景司咒骂了一声,抽身一个飞针向郑轩掷去,转身又跟黄少天打了起来,这时郑轩走了出来,“黄少,我跟他打,你去找景熙”话还没说完,郑轩已经丢掉了枪林弹雨,抽出匕首,刀刀直刺徐景司要害,眼里闪着红光。
          黄少天收回冰雨,一路打打杀杀,自己也不知道饶了多少弯路,到了一个阴暗的密道,往深处走去,变看到了一群侍卫,黄少天已经猜了个七八分,最强的机会主义者已经抽出冰雨,在暗处冷笑,就在那一瞬间,黄少天闪了出来,刀刀见血,15分钟后,那一批幽灵最强分队,已经死的死,伤的伤,黄少天想打开屋子,却发现已经被牢牢锁住,没有徐景司的瞳孔打不开,急忙通知郑轩,而此时的郑轩,已经因为徐景熙杀红了眼,如果他的对友们正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郑轩如果平时也如此,他现在就会被称为张佳乐第二了吧,郑轩提着腹部中了一刀的徐景司,拖着被刺伤的双腿,向那里赶去。
       徐景司被郑轩强行扒开眼,打开了房间,一瞬间,郑轩就松开了徐景司,冲进屋内,终于在角落里,看到了,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此刻的徐景熙头发散乱,缩在角落里,削瘦的脸颊向内凹陷,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郑轩跑过去紧紧抱住他“景熙……对不起,对不起,你受苦了,来,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嗯?”
         喻文州等人赶来时,郑轩正抱着徐景熙低声细语,徐景司一脸不甘的倒在地上,腹部的血流了一地,黄少天也是一身血的站在旁边,摆弄着冰雨,喻文州看着远处抱在一起的两人,暗暗松了口气,突然,喻文州瞳孔骤然放大,徐景熙原本垂下的手慢慢抬起,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去抱郑轩时,徐景熙的手摸到了郑轩腰间的匕首……
         “郑轩!拦住他!”
          “师兄!”
      已经晚了,徐景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郑轩,没有给任何的机会,匕首狠狠刺进了自己的脖颈内
           “景……景熙……?”
       郑轩感觉什么温热的东西溅在自己脸上,眼前的人却带着微笑倒下,郑轩眼前一片漆黑,脑子里只有嗡嗡声,他感觉自己深处黑暗之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然后……郑轩举起来自己的枪
                  “砰!”

《Fantasy—醉里红》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本章重口预警!

哇哇哇,全文最虐的也就这几张的事了,这周超长,弥补我上周偷懒!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长时间了,好在屋子内东西齐全,自己还有本医书可以打发时间,但是徐景熙明显感到天气渐渐转凉了,而自己的被子却还是薄薄的夏被,没人来换掉。“或许……已经没有人记得我了”徐景熙这样想
    徐景司来的那天,徐景熙在书桌处翻着医书,感到有些头痛,身子有些发飘,徐景熙懒得想那么多,慢吞吞的合上书,卷着薄被,睡了起来。
徐景熙整个身子努力的缩在薄被里来掩盖自己的不适,长发散乱在床上,呼吸有些沉重,这就是徐景司进门是的景象。“真是让人想做些什么啊”徐景司挑了挑眉,深呼一口气,进了屋。
     徐景司靠近徐景熙是就发觉不对了,将嘴唇贴近额头试了下体温,勃然大怒道“一群混账!我只是说不许他出来,哪里说过生活用品不许供应的?”
     徐景司身边的人吓了一跳,忙转身跑去搬被子,带绒厚被一层层铺下,正正盖了三条,徐景熙身上的颤抖才减轻了许多。徐景司皱着眉把徐景熙的手从被子里拉出来,好不容易得到温暖的手一接触到外界的冰凉,立刻就想缩回去,徐景司无奈的拽着徐景熙的手臂,强行把脉 ,徐景熙哼哼了两声表示不满,却翻了个身向徐景司出挪了挪,仍是昏睡着,徐景司诊完脉后,轻轻把徐景熙的手退回去,徐景熙的小脸皱了皱,发出了满意的咕噜声,徐景司笑着捏了把徐景熙没有多少肉的脸,满意的笑了。
     徐景司去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下属也被自己打发走了,徐景司一边穿衣服一边无奈的笑着“连药都不好好喝”刚刚喂徐景熙喝药时被徐景熙吐了一身,明明是昏迷着的人,却还是那么精明,连哄带骗的才喂完一碗药,自己身上也叫他吐了个一塌糊涂。徐景司换好衣服,轻轻脱去鞋袜,轻手轻脚的踏上床,钻到被窝里。徐景司碰到徐景熙冰凉的手脚时,心里揪了一把,赶紧把徐景熙手脚放在自己怀里,徐景熙也好像感到了热源,哼唧着望徐景司怀里靠,让徐景司心情大好,立即做出回应,把缩成一团的徐景熙紧紧拦在怀里。
  徐景司甜蜜的抱着徐景熙,听到徐景熙嘴里咕咕囔囔着什么,心里好奇,凑过去听,然后徐景司听见含糊不清的声音
                “郑……嗯郑轩……”

    


这章好像还挺甜的哈,没关系,下周,下周不虐我的锅,下周高高高高高高高高高虐(下周不是最虐的)
短小的什么请忽略,爱你哟,对了,求照顾吃土的我,扩列吗小姐姐~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悄悄靠近那间屋子,在窗外真真切切的看到几个人围着圆桌坐着,一人拿着一条带钩子的皮鞭,正不断抽打着鸟笼里的冥洛,男人们满嘴的粗话和冥洛的叫声让徐景熙气得发抖。
        “唉,你们说这鸟儿有个屁用啊,黑不溜秋的,还不如野鸟呢!”
       “哎呀,少管那么多吧,王上要这鸟儿听他话,咱们照做就是,还管的了……”男人还没说完,徐景熙就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掷了出去,男人轰的一声倒在地。
            “谁在哪里!”

   徐景熙踏着这些人的尸体走进了屋子,冲上去把笼子打开看着冥洛浑身的伤痕自己更是自责,满脸愧疚,冥洛在他怀里轻轻叫了几声,安抚他。徐景熙原本愧疚的眼神渐渐坚定,他抱着冥洛走到床边,张开手坚定的说到“冥洛,走,快走!就算现在你身负重伤。冥洛,你!一定要出去!”冥洛趴在徐景熙手上,坚定又微弱的叫着,表示自己不会离开徐景熙,可徐景熙已经顾不了那么对了,把冥洛向空中掷去,含泪命令着道“冥洛!走!你不可以想我一样……不可以!”被迫飞起的冥洛看着自己的主人,哀叫这不肯走,却有被徐景熙从未有过得坚定镇住,只好在空中徘徊,徐景熙看见冥洛这样,心急的直接吼了出来“冥洛!走啊!拜托你,走吧……”冥洛被徐景熙前所未有的气势吓到,这才扑棱着翅膀,哀叫着飞走。
      看着冥洛飞远,徐景熙擦了擦眼角的泪,转身坐到圆桌旁的椅子上,落日映衬这徐景熙挺拔的身躯,也折出了他身后破落的影子……
    

      徐景司来时便是这幅景象,徐景熙如同一个木偶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等自己,徐景司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脸上换成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凑到徐景熙身边
        “师兄~怎么在这儿?”
      迎接他的是徐景熙的一个猛然起身,巴掌狠狠打在徐景司脸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混账!冥洛是鬼医一脉圣鸟,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囚禁的吗!”
       徐景司瞬间泄露了一丝凶意,但又马上藏好,蹭着徐景熙,软声道     “师兄~你看,我现在是鬼医,可这冥洛却不服从我,导致我修为不够,我只好如此啊,若不让他臣服,今后我鬼医一脉才是真的要断了呢~”
        徐景熙的脸色并没有半点好转,他把徐景司从身上拉开,厉声说“就算如此,你怎么可以这样 ,且不论冥洛是灵兽,有神识,就是一般动物,你也不可这样,你!真是……”
       徐景司本来和颜悦色的听着徐景熙的训斥,但是当徐景熙那句“你太让我失望了”还未说出口时,徐景司身上的凶恶便再也抑制不住的冲了出来,徐景司一把掐住徐景熙脖子,恶狠狠的说“师兄!你不要忘了你现在的处境!你现在不过是我的一个囚徒而已!没资格管的这宽!”徐景司看着满脸不可置信的徐景熙冷笑着,“师兄~你不会以为冥洛离开了这个屋子就可以了吧,外面我布下种种埋伏,它逃不走的,哈哈哈哈”
          徐景熙被徐景司的突然转变下了一跳,很快他便恢复镇定“你有想要什么?”
         徐景司一愣,便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轻轻捏住徐景熙的下巴“师兄是想跟我谈条件?也不想想,我现在随时可以去杀了郑轩和冥洛,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师兄,囚徒,还是乖乖听话的好”罢了附到徐景熙耳边轻声到“谈判未尝不可,师兄如此聪慧,怎会不知我到底想要什么 ,嗯?”说罢指尖轻轻滑过徐景熙的心脏,划得徐景熙一阵恶寒。徐景熙大笑起来,转身之后,狠狠的说到
        “把徐先生送回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放他出来!”

    

嘿嘿终于更啦,么么么,感谢催更和看文的小可爱。不好意思,郑轩可能又要弧几个周了(哎嘿)
下章预警:高高高虐!

   

ps:血书求扩列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醒来时,徐景司坐在床边正吹着一碗汤药,看见徐景熙醒了,灿烂的笑着说“师兄!我想你也差不多快醒了 快把药喝了”说着就要去喂徐景熙,却被徐景熙皱着眉头推开了“景司,我自己喝就好”“师兄!你现在手伤未愈,还是不要,轻易操劳的好!”徐景司的声音骤然升了一个八度,充满着警告意味,徐景熙瑟缩了一下,没有再反抗,任由徐景司笑着把汤药喂进嘴里
  “师兄~这才乖嘛”
  “……”

徐景熙自醒来,这一个月虽然徐景司好吃好喝的供着,宠着,可没到夜晚,徐景司必会爬到徐景熙床上,搂着徐景熙的细腰,蹭着他的颈窝睡一觉,本来这在二人幼时是常有的事,可徐景熙一想起徐景司杀人的模样就不寒而栗,更不要说睡上一个安稳觉了,就算偶尔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梦里徐景司拿着带着郑轩的血的刀,抱着自己指着郑轩的尸体给自己看,甜腻腻的叫自己师兄。而白天被锁在屋内 也会有人寸步不离,怕自己逃走,如此一来,徐景熙整日心惊胆战,休息不好,也日渐削瘦,面色苍白,整日里只呆坐在屋里没个精神。
     徐景司日渐察觉出徐景熙的气色不佳,知道是心病却又无法医治,整日为此事烦恼,脾气也日渐暴躁,他的一位手下看不过去,就上前提议道“王上,心病还需新药医,王上整日关着徐先生,他本就郁闷,又担心是不是惹怒了王上,自然憔悴,我听说徐先生曾是医生,又极好医术,咱们山下有个寨子,想必需要医生,若王上带着徐先生去此,让他做喜欢的事,想必气色会大好,也会更加倾心于王上了”徐景司听着这番话有理,又担心徐景熙伤势,即刻就吩咐了下去。
      徐景熙第二天起来时,徐景司就笑嘻嘻的拉他往山下走,徐景熙看着多日不见得阳光,竟觉得有些虚幻,徐景司却是兴致勃勃的带着他走,知道了山脚下,徐景司拿出了徐景熙以前用的医箱,递给了徐景熙“师兄!这寨子里不少老弱病残,你医术好,去治治”徐景熙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景司,半响,才低下头嗫嚅到“谢谢……”徐景司笑笑,拉着徐景熙往寨子里跑。
        徐景熙定期去寨子里行医,平常就在屋子里看医术或者出去走走,几星期下来,人精神恢复了不少,面色也没有那么苍白了,食量也大了起来,对徐景司态度也没那么冰冷了。徐景司看着高兴,大大赏赐了出主意的那人,引得手下好不嫉妒。
     一星期后,徐景熙行医回来,在院子里散散步,突然蔷薇丛那边传来不大清晰的声响 ,徐景熙皱着眉,慢慢走去,被一片蔷薇从挡住了去路,听着不甚清楚的声音,徐景熙越发不安,也顾不得那么多,强行钻了过去,蔷薇丛的另一头是一条阴暗的小路,徐景熙沿着路越走越急,像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一样,徐景熙在路的尽头看到了一幢阴森房子,而此时徐景熙才真真切切的听清那声响,竟然是
                                     冥洛?!

    


   

      艾玛更了更了,我已经弧了好久,下张高虐预警哦~另外扩列哇QQ2910329848谢谢
        

   

《Fantasy—醉里红》精修版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熙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手里,在心里默默倒计时,3,2,1!随着爆炸声,隐藏在暗处的黄少天跳了出来,冰雨直指那首领的心脏,徐景熙则在郑轩的掩护下赶往指定地点
   到了地方,两人却发现所有接应的人都到在血泊之中,徐景司也不见踪影,正在二人疑惑的时候,一颗流弹飞来,擦着郑轩的脸滑过,郑轩心里大叫不好,拉着徐景熙躲到暗处“怎么回事?你师弟你?”郑轩喘着粗气,而两人背后的枪声也愈来愈近
   徐景熙摇摇头,满脸的担忧让郑轩有些嫉妒,但此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郑轩架着枪林弹雨冲外面一阵盲扫,徐景熙皱着眉,撑起身子对郑轩说“你掩护我,我去解决!”
    “不行!”
    “郑轩,敌暗我明,若不如此,我们都没命!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说着,徐景熙已经冲了出去,一根根银针从徐景熙手中脱落,精准的刺入敌人的脖颈,随着敌人一个个的倒下,徐景熙也因为负荷太大行动愈发迟缓,此时,耳机里突然传来黄少天的惊呼
    “徐景司!你竟然就是首领!”
     徐景熙一下子呆住了,当场怔在原地,脑内一篇嗡嗡声,腿一软,倒在地上,眼瞅着一人向徐景熙冲去,郑轩从暗处奔了出来,匕首一击刺入来人的咽喉,来人直挺挺的倒下,郑轩拖着徐景熙回到暗处,此时的徐景熙还没回过神,他看着郑轩“不可能的,景司怎么会是幽灵首领,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少天弄错……”
      可耳机再次传来的声音让徐景熙死了心,徐景司清晰的声音传来“一群白痴,现在才知道?晚了”
        此时黄少天见敌众我寡,一边骂,一边腿,宋晓的及时掩护也让黄少天顺利脱离,徐景司冷哼一声,制止了想去追击的下属“我今日的目标不是他,就暂且饶他一命,今晚,郑轩,必须死!”徐景司挥了挥衣袖,向郑轩二人所在地走去
        徐景司到时,郑徐二人正将最后一个人杀死,徐景司拍手称赞“不错,竟能以二敌百”
       徐景熙看到徐景司,气的发抖“徐景司!你怎么……怎么……”
        “怎么会是幽灵首领?我的好师兄啊,是你太天真,多少次我以为已经暴露身份了,你却毫无察觉,看看,多么天真”
         “混账!鬼医祖训从未教你如此,医者医人,不是杀人!”   
        “害人?师兄,自古以来只有一理,成王败寇,纵使我有千万不对,只要我为王,天下就只会臣服于我,称赞我,这道理你也不知?”说着徐景司敛去了笑脸,命手下退下,挽起袖子“师兄,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你却一点也不珍惜,看来我只有在你面前亲手杀了郑轩,才能让你好好听话了”说着,徐景司的手下死死按住徐景熙,徐景司冷笑这向郑轩冲去,招招尽是向致命处刺去,郑轩刚刚击退敌人,体力不支,明显处于下风,就在徐景司的银针要刺入郑轩命穴时,徐景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束缚,挡在郑轩面前,“景熙!”一口鲜血从徐景熙口中咳出,徐景熙抹去嘴角的血,拔掉了自己和郑轩的耳机,看着徐景司,喘了片刻说到“徐景司,你不就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吗,如果你杀了郑轩,我就会立刻死在你面前,及时死不了,我也绝不会跟你一起走,我绝对会逃离你!”徐景熙死死护住郑轩,瞪着徐景司,看出徐景司有些犹豫,徐景熙接着说道“若你放了郑轩,以后不在伤他,我就跟你走,一辈子跟着你,服从你的命令,如何?”说着徐景熙将身上嘴后一根银针刺入郑轩颈部,郑轩张着嘴,想说什么,却还未出声,就晕了过去,昏迷前,他清楚地听到徐景司说“好!”
      “我要看着你把他送回蓝雨!”
      徐景司有些不悦,但看着徐景熙坚定的目光和浑身的伤口,还是心软了,命人将郑轩送回蓝雨,自己和徐景熙在后面跟着,徐景熙知道徐景司的人都撤离,蓝雨众人也回来了,紧绷的身体才松弛下来,过度劳累让徐景熙眼前一黑,倒在身后徐景司怀里,徐景司抱着徐景熙,贪婪的闻着徐景熙身上的气味,笑了
      “师兄,你终于……是我的了”



艾玛 累死了,希望这次好一点,碎觉碎觉

《Fantasy—醉里红》大纲版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随着喻文州的一声令下,徐景熙挣开了身后的绳索,黄少天从暗处跳了出来,冰雨直指眼前的幽灵首领,徐景司徐景熙二人在郑轩的掩护下逃了出来,当三人接近指定地点时,爆炸声突然响起“卧倒!”郑轩大喊一声,将徐景熙死死护在身下,而他们刚刚经过的地方,被炸出了一个大坑,徐景熙还没来得及感叹幸运,就发现徐景司……不见了

“景司!”徐景熙慌忙爬起,像四周看去,却发现空无一物,连徐景司的影子也没看到,这时,徐景熙突然扑向郑轩“砰!”子弹狠狠的刺入徐景熙的右肩,郑轩挑起枪林弹雨,正准备瞄准时,一根银针准确无误的刺入偷袭者的眉心,当场毙命。一个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来,来人,正是,徐景司!

“王上,他们应该怎么办?”一个手臂上刺着幽灵图案的人向徐景司恭敬说。

“杀了郑轩,至于我的好师兄~谁敢伤他一根毫毛,下场,跟刚才的人一样!”

“是!王上!”

“徐景司!你……你竟然是……幽灵的首领?”

“好师兄~你太迟钝了,出来我们以外,谁还会蛊术?嗯?”

“混账!”徐景熙气的发抖,冲上前去狠狠的给了徐景司一个耳光“医蛊是用来医人的!那里是你这用法!”

徐景司抓住徐景熙还没收回的手,把他贴到自己脸上,“师兄~你太天真的,哪里的对错,只要我是王!我就是真理!”说着徐景司抬手示意下属,幽灵众人立刻团团围住郑轩,不断的打斗着,正在一人准备开枪时,徐景熙又一次的用尽力气挣脱徐景司,挡在了郑轩面前,本就因为右肩受伤而变得鲜红的白衣,再一次染上血色。可徐景熙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扔死死的护在他面前。

徐景司气的牙痒痒,抬手就杀了刚刚开枪的人“徐景熙!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知好歹,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我!你这么想救他?”徐景司走上前,抬起徐景熙的下颚“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乖乖的呆在我身边,不逃跑,我就扰他一命,怎么样?师兄,你已经没有选择了 ”

郑轩抓住徐景熙不想让他离开“景熙,不可以,我们俩人并肩作战,可以逃出去的,相信我!景熙!”

徐景熙看着郑轩,突然笑了,他挽上郑轩的脖子,像他们热恋时那样,徐景熙在郑轩耳边轻轻的说到“阿轩,没事,睡一觉吧,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说着,一根藏在袖子里的银针精准的刺进了郑轩的脖颈,郑轩张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郑轩临睡前清楚的听到徐景熙冷静的声音

“徐景司,我跟你走,只要你放了他,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很抱歉,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写东西写的很烂,而且写的很少,真的抱歉<(_ _)>,对不起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徐景司啧了一声,转身冲徐景熙叫到“师兄,我要出去玩了,会议你来开!”说完,从窗上跳了出去,不见踪影,“景司!胡闹,回来!”徐景熙这句话对徐景司来说毫无力度,徐景熙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却笑笑“不碍事,正好我们之间熟悉,商讨起来也方便”徐景熙谢过喻文州,继续说道“自师父去世后,景司就越发不知规矩了,我……”
      “你师父,去世了?”郑轩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景熙
      徐景熙眼神暗了暗“师父……三月前过……过……”
      “好了,快进来吧,大家都在等了”喻文州看出徐景熙的伤心,急忙打断话题。门刚开了个小缝,便听到黄少天兴奋的声音“景熙!是不是景熙!没错肯定是你,哎呀好久不见,景熙景熙!”
       徐景熙跟在喻文州身后,进了门看,冲黄少天笑笑,喻文州直接走到会议桌前,开始讲解任务。


       “那么现在大家都清楚了吗,景熙和鬼医作为诱饵,深入敌方,而少天会在暗处保护并突袭,少天得手后由李远接应,景熙和鬼医由郑轩接应,宋晓则替他们打掩护,我会在指挥部跟各位及时指挥,务必保持通讯顺畅。”喻文州手抵着头,面带微笑的说,他扫了在座所有人一眼,看到徐景熙微微皱眉便笑着说“景熙,郑轩是最好的远程,而且你们足够熟悉,相信我,郑轩不会在任务中带入私人感情的。”徐景熙低了低头,没有说话,郑轩则感激的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笑笑“那么,大家都去准备吧”
       “景熙景熙,唉你去哪啊,一起吧,我跟你说我们食堂的……”会议已结束黄少天就拉着要离开的徐景熙喋喋不休。
       “少天,我得去找景司,把具体任务告诉他”徐景熙笑着解释。
        黄少天撅着嘴,嘀嘀咕咕的把徐景熙送到了大门。
         而此时,仍在会议室的喻文州严肃的对郑轩说“阿轩,那个徐景司一定有问题,徐景熙或许是当局者迷,可我觉得他绝不简单!”
       郑轩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望向窗外,看着窗外一片和谐的景色,没有人知道,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至于这场暴风雨持续了多久,就更无人所知了

       



这次是炒鸡短小无聊的一章,但相信我,后面就要开大了,这次也谢谢知秋小天使的催更,爱你哇

下面是广告








插播一条广告,我现在在做微商,高二学生党,第一次尝试,希望锻炼自己,卖美妆,衣服,首饰,希望大家可以帮我扩扩列QQ2696404267,麻烦帮我转发第二条说说,或者微信号wxid_v8w2gf1yzuk922直接找我买东西就行,加微信备注写上我的笔名,就会给你打折哦,不喜欢的小伙伴自动忽略(希望不要掉粉)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两年后
蓝雨会议室
        “压力山大,队长,就一个任务,至于来会议室吗,真是”郑轩撅着嘴嘟嘟囔囔毫无形象的瘫在椅子上
         喻文州笑笑道“这次任务的对象就是身上有幽灵纹身的人,隶属于幽灵组织,而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见过他们的领头人,我们最近得到消息,该组织将会在G市进行破坏,此次我们也会有得力的合作伙伴,好了资料已经发了下去,大家先看看,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会议结束后
           郑轩拦住正要离开的喻文州“队长,你还没说合作者是谁啊,要是个行动随意的怎么办,真是压力山大啊”
           喻文州狡猾的笑笑“到时候就知道了”其他成员也皆是笑笑不说话,郑轩挠挠脑袋,也就懒得追问了

第二天
                郑轩懒散的站在喻文州后面,内心已经把喻文州吐槽了无数次了“压力山大,这种事为什么让我来啊,这太阳,晒啊,这人什么来头,这么大阵仗(其实只有郑轩和喻文州而已)哎呦喂,压力山大,想睡觉”郑轩干脆闭了眼,准备站着眯一会儿,嗯?嗯嗯嗯嗯?郑轩慢慢睁开眼,“这是?徐景熙!徐景熙?徐景熙啊啊”,郑轩怔住了,然后内心开始疯狂,郑轩感觉自己如同草泥马一样在雨雪里狂奔,等一下……郑轩突然发觉了一件事,自己好像没有……洗脸啊啊啊啊!内心虽然抓狂,可郑轩表面还是淡定。
          喻文州早就看出郑轩的小心思,却不声张,笑着走上前同徐景熙和徐景司握手寒暄道“许久不见,还要多谢徐先生的救命之恩”
         “少天对我有恩在先,应该的,喻队不用那么客气,叫我景熙就好。哦,对了,这是我师弟徐景司,是现任鬼医,我只是监管者。”
         “令师弟还真是一表人才啊,具体内容,我们就到会议室商讨吧,徐鬼医?请”听闻徐景熙不是鬼医,喻文州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却没有多问,寒暄几句就领着二人去会议室。
       喻文州和徐景司走在前头,郑轩和徐景熙在后面跟着,郑轩身体紧紧绷着,尴尬的气氛弥漫着,倒是徐景熙先开了口“郑轩?好久不见”郑轩听闻更是紧张的差点跌到地上“景……景景熙,你……你你你长头发真好看!”这话说出口后郑轩就后悔了,“啊啊啊啊郑轩,你在说什么啊啊”郑轩有些抓狂,徐景熙还是冷冷清清的只是点了点头,耳朵尖却是红了,喻文州则是抽了抽嘴角,在心里吐槽着。这些表现全都被徐景司抓在眼里,徐景司磨着牙,心里骂到“郑轩!”

超级短小的一趴,正所谓,短小之后必有……| ू•ૅω•́)ᵎᵎᵎ
马上开学了,祝大家开学愉快!我9.2开学你们嘞
        

《Fantasy—醉里红》

杀手郑×鬼医徐 各种严重ooc,虐 he be不定,开心就好,各种时空错乱
       

喻黄单人和cp不打了,就是怂,怕被说🤔








        冥洛把脑袋从篮子里伸出来,使劲晃了晃脖子,从篮子里叼出一张纸,甩到郑轩身上,郑轩慌忙打开纸,徐景熙娟秀的字映入眼里郑轩眨了眨眼才没让眼泪掉出来。
       “师弟景司外出行医,偶然遇见幽灵组织 听得些许内情,奈何孤身一人难敌众多敌手,无奈只得命冥洛暗中跟着,冥洛发现少天中毒,回来禀告,奈何我未亲眼见得,不敢妄下断语,只得命冥洛送来先抑住毒性,我再对症下药,景熙不是恩将仇报之人,少天昔日对我有恩,我所送药材绝无虚假,皆可让蓝雨医师检验,望成全”
       郑轩匆忙的撞开了门“队长!你看!景熙来的信”喻文州飞快的扫了扫信,皱了皱眉,想开口拒绝,这时黄少天虚弱的声音传来“队长……,没事,我信他,反正都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
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捂住了嘴“少天!不许胡说!”黄少天撇撇嘴,这时蓝雨医师缓缓说到“喻队,要不还是试一下?恕我冒昧,情况不会再糟糕了……”“队长……”喻文州别过头,默认了一切,喻文州知道是自己鲁莽了,可是这封信,疑点太多了……
       喻文州喂完黄少天,将他搂在怀里,此时的冥洛跳到了黄少天腹部的伤口上轻啄了一下,啪嗒翅膀就飞走了,郑轩默默的走出去,向冥洛离开的方向望了好久。
      黄少天正在努力的活跃气氛,逗队长开心,喻文州哄着他,眉头却一刻也没有舒展开,黄少天正说的起兴,突然一口黑血咳了出来,整个人立刻昏迷过去,“少天?少天!”  蓝雨医生和郑轩听到声音立即赶了过来,两人就看到了眼前黄少天昏迷不醒的模样,蓝雨医师一惊,走上前查看,半响后,说“这……这是一种古法了,让病人身体器官处于休眠状态,也就是说,此时的病人,不再受病痛控制,在进行治疗……没想到,这法子没有失传”
      在蓝雨医生正感叹的时候,冥洛急急忙忙的飞了过来,冥洛身上的篮子把鸟儿脱的飞不起来,郑轩把冥洛捧在手上,冥洛如释负重的脱下篮子,使劲的甩脖子来缓解酸痛,冥洛瞟了一眼蓝雨医师,把脚腕处的信啄下,放到医生手上,郑轩偷偷看了一眼,信上的字与当初无异,只是潦草了些,可是信上的东西确实一点不少,怎么针灸逼毒,穴位在哪里,解药制法,伤后怎么保养更是明明白白。蓝雨医师看了几眼便连招呼也不打,匆匆准备去了。
      3小时后,蓝雨医生走了出来,松了口气“喻队,没事了,不必担心,这位来信者,可真是不一般啊,这小小的一封信,这古法占了大半,其中还有不少我从未见过的法子,真是厉害啊”喻文州匆匆点头,连道谢也来不及说,就去照看黄少天了,冥洛本来已经要睡着了,听到医生说的话,小脑袋立刻昂了起来,带着骄傲的鸣叫久久不绝,等到众人离去只剩郑轩时,鸟儿的小心思就漏了出来,趁郑轩还没反应过来,冲着郑轩的脖子就刺了过去,这时悠扬的箫声传来,听似柔弱实则不然,箫声中充满了无奈与斥责,冥洛脑袋立刻拉答下去,委屈的叫了一声,这次竟是破了玻璃,不甘心的飞走了,郑轩反应过来,奔向窗口,颤抖的说到“景熙?”
         距离蓝雨总部不远的大厦顶层,一黑一白两人在风中站着“师兄!这下暴露了!”一位俊朗的黑衣青年不悦到。
         “景司,我总不能看着冥洛伤他”白衣青年无奈的给他顺毛,不同于黑衣青年的干净利落的短发,白衣青年的青丝披肩,眉眼中带着柔和,不似黑衣青年的俊朗,桃花眼更不显妖媚,气质也是柔和的,而黑衣青年却有种锋芒毕露的感觉,看似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有着让人胆战的心
           “切,等回去,我就找师傅告撞!说你伤没好就出来!”黑衣青年不满的嚷着,白衣青年笑笑不在说话,上前迎着冥洛,却忘记了身后黑衣青年愤恨的充满杀意的眼神。
             在这个夜晚,所有人都知道喻文州照顾了黄少天一夜,却没有人知道郑轩,他在冥洛离开的窗口站了一夜,也没有人知道,在以后的年月里郑轩在那里站了多少夜


那个,插一件事,希望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寿光的洪水事件,热搜撤了又撤,不是道德绑架大家捐款什么的,就是希望大家知道这件事,知道还有同胞在受苦,我山东人谢谢大家了(鞠躬)
好了,回归正题,我现在急需能催更的小可爱(我不是受。虐。狂)来保证更文及时,如果有就好了,没有我也会更的,不弃文,在这里谢谢大噶了,谢谢一直一来对我的支持(鞠躬)